【甘党加湿器】ドラえもん。



-

夏天的傍晚温度没有那么高了,但果然还是很热。

天月一听到下课铃声之后就急不可耐地想回家,但是幼稚园规定要有人来接送孩子才能出门。天月每天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看最喜欢的动画,所以他总会想到办法偷偷溜出来跑回家。

今天也成功的趁老师不注意跑了出来。伊东歌词太郎想,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他是不会相信天月能跑那么快的。

歌词太郎的妈妈不一会就来接他了,抓好自己的小背包准备出去的时候,歌词太郎发现天月的帽子落在了课室。

……也是个丢三落四的笨蛋。

天月一回到家连鞋子也没舍得脱就跑进客厅里嚷嚷着要看电视,正在看电视剧的妈妈拿儿子没辙,只好无奈的给他换台。

「今天又跑回来了呀?」

「嗯!」

「下次不可以这样啰,很危险的。」妈妈假装很生气的样子敲了敲天月的脑袋,然后才发现天月还没有换鞋子。

还好现在是主题曲结束以后的广告时间,天月乖乖的跑到玄关处脱掉自己的鞋子,准备跑回去的时候听到有人在敲门。把门打开,看到了抓着自己帽子气喘吁吁的伊东歌词太郎。

「小月的帽子忘记拿啦……我是跑过来的噢……」

「谢谢歌词太郎さん…!」

得到了天月称赞的歌词太郎的脸颊上竟然飘起了两朵红云,他挠了挠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那我先回去啦……」

「一起来看动画吧!」


「诶?」


-

天月最喜欢的动画是哆啦A梦,从幼儿园开始就是了,直到现在的国小二年级也对哆啦A梦的存在深信不疑。

前不久还对着妈妈死缠烂打,最终妈妈无奈之下买了和动画里大雄相同的书桌,天月每天就坐在上面写作业,写完作业总要偷偷地拉开抽屉,看看里面是否会是如同动画里那样。

「为什么哆啦A梦都没有来我家!」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哆啦A梦啊……伊东歌词太郎从来都很少看动画,他不忍心戳穿天月天真的幻想,于是自己编织出了一个完美的原因:「哆啦A梦都是自己钻出来的!像天月ちゃん这样子每天都扯开抽屉是看不见哆啦A梦的噢!」

「诶?!」

「哆啦A梦……肯定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呢!」

「是这样吗!」

天月的眼睛里好像突然闪起了许多小星星一样,伊东歌词太郎看到他恢复了平常一样的精神之后也笑了:「所以说啊,是天月ちゃん太着急了。你可以试一下等到晚上再悄悄地拉抽屉噢。」

「不会把哆啦A梦吓跑吗?」

「才不会呢!他肯定是因为喜欢你才来找你玩的噢!」


于是天月真的整天都没有再去碰那个抽屉,虽然途中好几次差点就要去拉开,但是他以他为数不多的自制力控制住即将伸向抽屉的手。晚上妈妈把自己房间的灯关掉后,天月又偷偷爬起来把闹钟调到了十二点,怕吵醒爸爸妈妈然后又把闹钟塞进被窝里。

他已经能想象出和哆啦A梦一起玩的情景是有多么快乐了,然后在闹钟指针走动的声音里逐渐进入梦乡。

-

「あまちゃん、这个哆啦A梦你好像挂了好久了吧!」

「是啊……从小学开始就一直挂在书包上啦。」

天月的书包上挂着一个哆啦A梦,从国小三年级就开始了。那时候同学们都爱取笑他说他幼稚,然后伊东歌词太郎就站出来保护他。

虽然这个小布偶是有些陈旧了,但是这一直都是天月最珍爱的东西。

国小二年级的那天半夜天月起来拉开抽屉的时候并没有发现伊东歌词太郎所说的哆啦A梦,反倒是看到了静静躺在抽屉上的那只哆啦A梦的小布偶。第二天他拿着小布偶去找伊东歌词太郎,对方给自己的回答是这样的:

「哆啦A梦肯定是太忙了!所以他把这个小布偶送给你噢!」

……


「……这是哆啦A梦送给我的礼物啊。」

「あまちゃん还相信有哆啦A梦的存在吗?」まふまふ看着天月,天月立刻摇摇头:「没有啦,不过小时候是真的相信。」

「真好啊……我以前也很喜欢哆啦A梦。」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吃便当,话题不断的转变,最后到了这周末的一个活动。

「あまちゃん这周要来一起埋时空胶囊吗?」

「来吧……不过我没想好要埋什么。」

「好像是说高中毕业之后再挖出来对吧?」

「是哦……」

「……我能把自己埋进去吗?」まふまふ半开玩笑地说道,听到这里天月却不小心被呛到了。まふまふ赶紧递了张纸巾过去:「……我开玩笑的!」

-

放学之后天月是和伊东歌词太郎一起走回家的,天月把中午和まふまふ说的话讲给伊东歌词太郎听,对方听了之后忍不住笑起来了。

「まふくん干嘛想把自己埋起来啊!」

「你的重点搞错了吧!」果然笑是会传染的,天月不由得也跟着笑了起来。「我想问的是你打算埋什么啊…!」

「不知道啊,你呢?」

「我还没想好。」

「……那,周末再见啦。」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伊东歌词太郎的家了,天月跟他说了再见之后,内心突然萌生出一个想法。

他想把书包上的小哆啦A梦埋进去。

如果是时空胶囊的话,肯定要埋比较有意义的东西啊,对于天月来说,那个小哆啦A梦就是最有意义的东西。

-

伊东歌词太郎从他刚刚学会写字的时候开始,就每天固定会写一封信,今天是写给爸爸的,明天是写给妈妈的,后天是写给爷爷的……但是他从来不会给收信人看,而是找一个纸箱装好放在床底。

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写的所有信的收信人变成了天月。

每天或多或少的总要写上几句话,尽管自己的喜欢不被对方知晓。

伊东歌词太郎把今天最新写的那封信折好准备放进箱子里的时候,却发现箱子已经满了。伊东歌词太郎对着箱子足足发呆了一分钟,然后把箱子里所有的信倒出来整理成两部分,他决定要把其中一部分信件埋进胶囊里。


周末很快就到了,伊东歌词太郎好不容易找到了个能够把信件都装进去的盒子,整理好之后跑到天月家去找他。

天月带了一个小盒子,歌词太郎问他里面装了什么,天月只是笑笑,什么都没说。

很神秘的样子,伊东歌词太郎更加好奇了。

大家的时空胶囊并不是埋在同一个地方的,天月挑了一块阴凉的树荫下,在伊东歌词太郎的帮忙下挖了一个坑。

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把时空胶囊埋下,多年之后再一起挖出来怀念,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幸福的事情啊。

只不过他们只打算埋三年。

「三年之后,如果还喜欢着的话,就向他表白吧。」天月看着那个坑被填好了,在内心默默地许下了这个承诺。


-

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毕业典礼结束以后,有的人哭了,有的人因为没有和自己的好朋友考到同一所大学而哭了。终于有同学想起了三年以前埋下的时空胶囊,然后大家一起向当年埋时空胶囊的地方跑去。

「我都忘记我们把它埋在哪里了。」伊东歌词太郎有些不好意思,天月左看看右看看,最后抓起了伊东歌词太郎的手,朝一棵树跑去。

天月踩了踩前面那块地:「大概就是这块了!」

「你还记得啊!」

天月和伊东歌词太郎一起动手把那块地挖开,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年的夏天越来越热,没动几下,天月的脸就挂上了汗珠。再加上他沾着泥土的手去擦脸上的汗,脸上也被蹭上了泥土。

伊东歌词太郎把手伸进坑里,把他们埋下的东西挖出来之后,递给了天月一张纸巾。

「你来拆开,还是我来?」

「歌词太郎さん来吧……」

得到了天月同意之后,伊东歌词太郎拆开了那个盒子。「原来你把小哆啦A梦埋下去了啊!」

「对啊,他很可爱不是吗?」天月拿过伊东歌词太郎手里的哆啦A梦,笑了。「而且是你偷偷放在我抽屉里的不是吗?」

「你知道了啊!」

「那歌词太郎さん埋了什么呀?」

「是给你的。」伊东歌词太郎把那些信塞进天月的怀里。

「嗯?」

「 情信。」

天月对着怀里的那螺纸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

「歌词太郎さん真狡猾。」他抓着伊东歌词太郎的手臂,慢慢拉近两人的距离,终点便是落在对方脸上的那一吻。

「本来我打算先表白的啊,被你抢先了。」

「谢谢你一直以来都陪着我。」

夏天的天空很蓝,点缀在碧空上的几朵白云软乎乎的,无比绮丽。

对于天月来说,夏天才是恋爱的季节。



fin。

@秃头不四不 木木!!!祝你生日快乐!!这篇甘党送给你,希望你能喜欢!
很喜欢天月唱的ドラえもん,所以就用这个写了这篇文。其实是想表达出伊东歌词太郎さん像哆啦A梦一样一直陪伴在天月身边,但是最近时间太赶没有办法表达出想要的东西,如果你能感受到就太好啦~

以后也要继续做好朋友哦!接下来也要好好加油(=´∀`)人(´∀`=)


评论 ( 16 )
热度 ( 132 )

© 花茶肚子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