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不稳定性。



1.

尽管春天已经到来了,但是对于まふまふ来说,起床这种事情还是有点困难。昨晚明明调了六点半的闹钟,但是他硬生生拖到了七点才起床。

所以他是从家里狂奔到医院,直到载上电梯的时候还在气喘吁吁,他倚着电梯厢喘着气,然后才把身上的白大褂整理好。

叮咚。

到了住院部的第三楼,まふまふ踏了出去往右转,然后走到了很是熟悉的病房门前。一位护士手机拿着药看着まふまふ,眼神里写满的是无奈。

“そらるさん又不肯吃药吗?”

“嗯……刚刚问了他三次,他什么话也没说,还用枕头扔我们。”

“这样啊……我知道了。”まふまふ接过护士手中那瓶药,本以为そらる会把门锁上,没想到只是虚掩着,まふまふ径直走了进去,そらる在那一刻看向了自己,很快再次转过头去。

まふまふ捡起地上的枕头,把它垫在そらる后面,熟练地走到床头拿起そらる的病历填起来。

“そらるさん等会要吃药哦。”

“…………”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突然放下笔,故作生气地把脸鼓起来盯着他。“难道你就喜欢一直在这里待着吗?”

そらる似乎是笑了,又似乎没有,他脸上的表情有点和平时的阴沈不一样,まふまふ在そらる蔚蓝色的瞳仁里看到了一点点亮光。

沉默了很久,そらる过去把まふまふ手机的药瓶抢了过来往自己手上倒了几颗,带着一点水就吞了下去。

そらる是まふまふ成为正式医生以来的第一个病人,当主任把そらる的病历递给まふまふ的时候,他看都没看就拍着胸脯保证绝对会让そらる康复,但是后来まふまふ真正看了病历的时候,他有点后悔了。

躁郁症要怎么治疗啊……。

以至于已经过了一个月了,虽然说没有坏到哪里去,但是そらる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まふまふ想尽办法想要走进そらる的世界,但是そらる始终不愿意向まふまふ敞开自己的心扉。

今天阳光尚好,树枝上点缀上了青青的嫩叶。阳光暖洋洋的很有春天的味道,难怪自己今天起不来。まふまふ突发奇想,扭过头对着同样看着窗外的そらる说道。

“そらるさん、你想不想我陪你出去走走?”

2.

まふまふ说,医院外头有块面积颇大的花园,听说那里的三色堇开得正鲜艳,就当做去赏赏花也好。
そらる没应声,他偏头看向户外,半敞开的窗让微风偷偷地溜进病房,黏腻又带点花香。
“我忘了三色堇是什么颜色,能去看看吗?”
そらる突然唤了声まふまふ的名字,声音有些低哑,但まふまふ还是听清楚了。
笑意逐渐绽放在他的嘴角,白发男子忍不住伸手握了握对方的双手,“我就等你这句,走吧,そらるさん。”


盛开的三色堇沿着医院四周种植了一圈,当时そらる说自己只想欣赏它们,于是まふまふ便带着他缓慢地漫步了整圈医院。
时间尚早,外头的人们只有几位零零散散地路过他们身旁,或许这对そらる来说算是好事。
他不擅长面对人群,据先前照顾过他的护士所说,そらる做事永远都是形单影只。他所处的病房并没有过多的限制,一般的情况下病人是可以在固定空间内进行动态活动——不过他却依旧对此没有太多兴趣,依旧是独自一人阅读书籍,偶尔倚着窗发呆,更常的是在下午时直接躺在病床上补眠至夜晚。
没有人曾更深入地窥探进他的内心,就连想要与他打上关系就需要费上好一翻功夫——そらる几乎不说话,行为也过于捉摸不定,这倒是头疼了好几名照顾他的护士与其他医生。

“……まふまふ,今天天气挺好。”
不过有人似乎是个例外。
吹起的风抚过そらる的头发,额前的发丝摇晃着遮住男子的双眼,まふまふ伸手帮他拨了拨浏海。
“是啊,春天到了,这是个好季节。”
见着そらる眼底里露出的笑意,白发男子心底也跟着感到一阵欣喜。
“可以的话,我能常带你来这里散步。”
“明天行吗?”
“下午,我会来找你。”

忘了是哪位护士和他说的了。
まふまふ是第一个让そらる主动开启话题的人。
与他相处,そらる更常向对方展现笑容,他变得乖顺,变得温柔,当そらる的状况平稳些时,他也愿意让まふまふ走进他的小空间里。
尽管只愿意向他展露一小部分也好,这对まふまふ来说已经是得到了莫大的殊荣。
——或许自己是特别的。
正因为有如此念头,他始终相信自己有办法能治好そらる。

3.

医院里的饭菜除了清粥就是白饭,似乎是为了所有病人的身体状况,就算是そらる这类的心理疾病患者也要吃一样的东西。

刚刚开始几天还好,そらる三两下就吃完了,可是过了一个星期之后,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白粥,そらる皱起了眉。

「不吃了。」

“真的吗?你明明才只吃了两口。”

まふまふ过去把碗端起,用勺子舀起一点又倒下去,如此循环了几次,原本微烫的清粥开始变的没那么热了。“要不要我喂你吃?”

そらる非常非常不情愿地看着まふまふ,まふまふ便知そらる的情绪开始变的有点糟糕,他把粥放在床头,そらる与此同时也把脑袋扭到一边去。

确实有点太委屈そらる了吧,明明身体没什么不适还要和其他病人一样吃清淡到不行的食物,まふまふ思索着明天要不要路过面包店的时候给他带点小点心。

まふまふ看着坐在床上的そらる,那人的病情似乎一点都没有好转的样子,甚至还有加剧的迹象,まふまふ考虑,是不是应该停止一下药物治疗了?

他相信,能靠自己的实力来治好そらる。

眼看着床头的挂钟的时针走到了九和十之间,不知不觉又留下这么久了啊。

“そらるさん我要下班了……明天见哦。”

そらる立刻又看了过来,まふまふ和他对视的那短短几秒里,他看到了そらる眼瞳里满满溢出的挽留和祈求。

そらる也许是需要自己,まふまふ这么想着把穿到一半的大衣脱下,谁知そらる又缩了缩身子把自己整个用棉被盖住:“你出去的时候……记得关灯。”

まふまふ本来还幻想着今晚能和そらる呆在一起的,结果这个幻想立刻就破灭了。他扁扁嘴只能怪自己自作多情,又把自己的衣服穿上,心里委屈极了,可是又不好说出来。

まふまふ环顾四周,确定没有落下东西在病房里,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まふまふ走到门前掩着门:“那我走了,そらるさん晚安。”

“路上小心。”在まふまふ轻轻关上门那一刻,他听到了そらる小小声的说出这句话。

今晚的月亮很圆,医院的走廊上洒着的月光能把医生脸上的泛红照的一清二楚。——そらるさん已经躺在床上了吧?好想进去陪他。まふまふ在门口站了好久,最后是卷进来的凉风把他拉回现实。

“我是不是也生病了……”

4.


まふまふ又能生什么病?
他感觉不到病痛,身体传来的讯息告诉他一切都处于正常值,精神上也没问题,他好得很。


可是心口的闷痛又是怎么回事?


陷入烦恼的他甚至连打开家门的钥匙都插反了也没发现,进了门也差点忘记换鞋子。


自己到底有什么毛病?


……不管了,洗完澡好好睡一觉,大不了明天再去医院做个检查。


第二天一早——这次他难得没有犯了赖床的习惯,早早出门悠哉地晃进了住院部三楼,仍在思考早餐该吃什么好的まふまふ恍神了一阵,差点与一位急奔而来护士撞得正着。
“医生?记得看路啊!”
“啊,好……”
まふまふ正想与对方道个歉,不过那名护士走得倒也挺快,不一会儿就闪身进了一间病房。
发生什么事了吗?很少看护士们这么慌张过的。

——不、不对,他记得那间病房是……


“まふまふ!是你!”
“啊?”
白发男子被那声叫喊吓得抖了一下肩,他抬眼,注意到方才撞上自己的那名护士又匆匆地从病房门口探出半个身子。
“病人发作了,您快进来看看他……是そらるさん。”




果然没错。
不寻常的寒意窜上背脊,まふまふ竟产生一瞬间的无所适从——这不是专业医生该拥有的情绪反应,不过如果面对的病人是そらる,他总会禁不住……
跨入了病房,まふまふ来不及看清任何东西,迎面扑上来的白色重击伴随着痛觉使他差点失去意识。
“医生!”
“不要过来!”
“没事的そらるさん,那只是——”


脑袋钝钝的,四周的喧哗声被削得模糊不清,まふまふ眨了眨眼,从地板上捡起那差点击晕自己的凶器。
“……枕头?”
“您没事吧?”一名护士拍了下まふまふ的肩膀,“病人大概是症状发作才会做出攻击性的举动,我们有试图压制,不过他的力气却出奇的大……”
“这很正常。”按了按作痛的额角,まふまふ努力让自己不显得慌张无措。


そらる躺在病床上,克制不住挣扎的四肢被女护士分别压制,他不断发出无意义的咆哮与咒骂。
まふまふ向前走了几步,看清了那对蒙上不安迷茫的黑眸子与眼角的泪痕。
眼前男子的歇斯底里令まふまふ神色黯了几分,心中交缠蔓延的不是畏惧,而是如刀割般的痛楚。


“是否需要注射镇定剂,还待医生指示。”


“我……”
照情况来看,这已是必要手段。
不过まふまふ却有另一个想法。
“……我有办法的,不需要镇定剂,它的副作用会伤害病人。”


带着七分的温柔,三分的试探,まふまふ拉了把椅子,无声地坐到了床边。
“そらるさん?”他开口,伸出右手轻轻碰了碰眼前男子的指尖,等到对方不再产生抗拒反应时才用双手缓缓包覆那颤抖的手掌,“不介意的话,能让我使用那把吉他为你弹首歌吗?”

5.

まふまふ坐在那处向着太阳的地方。暖暖的太阳洒了进来,不由得给房子内的一切渡上了几分暖意。

そらる目不转睛地盯着まふまふ拨动吉他弦的那只手,优美的音律传入そらる的耳朵,犹如一双温暖的大手一下一下安抚着そらる躁动不安的心。

他叹了口气:“没想到你还会弹吉他。”

“大学的时候很喜欢音乐嘛,也是有学过的。”まふまふ笑笑,指尖停在了第一根吉他弦上。“そらるさん还想听什么歌吗?”

“你。”

“诶?”

“我想听你唱歌。”そらる看着まふまふ的眼睛,まふまふ居然开始慌乱了。

“我唱歌不好听的啦……”まふまふ的脸有点泛红,他缩了缩身子,但是动作相当不自然,在そらる眼里像个滑稽的小丑。

“……不想唱的话,就算了。”そらる也不打算为难他,于是他转过头去不去看まふまふ。

有时候早上まふまふ会来的很早,そらる迷迷糊糊的还没完全清醒的时候,就隐隐约约能听到まふまふ轻哼着什么小曲,然后下一秒,他就会完全醒过来。

そらる很喜欢まふまふ的声音,感觉很干净,透明,像是天使一样。

——什么时候才能听见你为我唱一首歌呢。

まふまふ把吉他放到一边,他以为自己惹得そらる不开心了,于是跑到床的另一边面对着そらる:“そらるさん生气了吗?”

“没。”そらる把被子拉过头顶,把自己包了进去。

有时候真的很不懂他在想什么啊……まふまふ即便很想走进そらる的内心,但是总会被对方推出去,好不容易有一点接近了……まふまふ深呼吸了一口气,隔着被子把脑袋搁在そらる身上之后,轻轻地唱出了以前那首歌。

“看吧,我都说我唱歌不好听,你又不信,还生我气。”まふまふ感觉到そらる把被子拉下来了,但是他不敢看向对方。

“我没有生气。”

“你唱的明明就很好听。”

まふまふ这才稍稍测过脑袋去看そらる。そらる清楚的看见,まふまふ泛红的耳根。

他想,这个人好容易害羞啊,像是没有长大的小孩子被妈妈夸奖了之后,脸突然就红起来了。


まふまふ被そらる盯的有点不自然了,他坐直身子同样看过去:“そらるさん、怎么了?像是在发呆的样子?”

“我没什么。”

まふまふ不算是一个太擅长接话的人,所以他就再没说话,就那样和そらる大眼瞪小眼地看着对方。可能过去了五分钟,也可能是过去了十分钟,そらる才再度开口。“まふまふ,我大概什么时候才可以出院。”

“呃……”まふまふ从床头桌上把そらる的病历拿起,有些慌乱的用笔在纸上比划着什么:“但是そらるさん的病情看起来还没有怎么好转……そらるさん很着急要出院吗?”说到这里,まふまふ的心被高高提起。

出院的话,就见不到そらるさん了啊……まふまふ居然有那么一分钟希望そらる能一直病下去,但是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罪恶的念头。

自己明明答应过会治好そらるさん的……

“不啊,我随便问问而已。”

但是そらるさん是真的很想出院的吧,一直被别人用奇怪的眼神盯着看,很难受的啊……

毕竟まふまふ以前也经历过。

まふまふ把手里的病历合上放回原位,把笔放回了白大褂的口袋里,他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そらるさん,我突然想起还要去查房,先走了。”

查什么房啊,他不就只负责そらる一个病人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まふまふ要逃,そらる眼睁睁看着まふまふ溜出去把门带上,自己则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只是想知道自己还有多久能呆在医院,还有多久能和まふまふ一起而已啊…。好烦躁。

そらる没想太多,继续蒙上被子,倒头就睡。


6.


当そらる睡醒时已经是傍晚时分,看着从窗外透进来的落日余晖,他的脑袋顿时闪过一便空白。
又是一个被浪费的日子,他活得行尸走肉,毫无进展,包括他的病情,以及对まふまふ的——
“そらるさん?”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探头进来白发男子脸上出现一瞬间的惊讶,“醒了吗?”
“嗯,我没想到会睡这么久。”
“……如果觉得嗜睡是正常的,别责怪自己。”まふまふ说。
在他进来时手上端了一盘清粥,正打算搁在一旁的桌上,不过却被そらる猛地抓住手腕阻止了他的动作。
“责怪?”他克制不住发出低吼,胸口似乎被人紧紧揪住,翻腾的烦躁厌恶透过心脏每一次跳动传递给全身,身体像着了火,又像坠入冰窖,浑身燥热又令他止不住颤抖。
“……该怎么做才能让病情好转?我试过的方法为什么没一样有效?做的任何治疗休息最终也只是徒劳。”男子松开了掐住まふまふ的双手,急促的呼吸缓了下来,全身涌上从未有过的疲惫。
“まふまふ,我就问你这一句。”そらる轻声地开口,四目相接,まふまふ没看清对方的眼神里正透着什么。


“——我真的能痊愈吗?”


四周顿时陷入一片静默,まふまふ无意识地捏紧了手中的盘子,“能的,但这需要点时间……”
“多久?” そらる打断他的话,质问似的语气中藏不住绝望,“我还需要继续漫无目地生活多久?”
“这个……”


“まふまふ,我就直说好了,你为什么不肯给我药物治疗?”


这句话语使得白发男子愣了好一会无法回神,他看了看眼前的そらる,对方正怒视着自己。
“药物治疗是最终手段。”まふまふ答话的声音有些颤抖,“可以的话我倾向尽量避免使用——建议先从心理辅导开始,如果病况真的并未改善才会……”
“你认为我正在改善?”
一句怒吼掐住了まふまふ说到一半的解释,此刻そらる的眼眶盈满泪水,他移动身子面对まふまふ,“我罪恶于自己的无用,我不想要整天陷入躁郁的情绪里,我也想尽快好起来啊!”
まふまふ屏起呼吸,全身因突然涌起的莫名情绪僵硬得无法动弹,犹豫再三,最终小心翼翼地开口。


“そらるさん,你就这么希望能早点离开医院?”


想快点好起来,想离开这里,想过着平常的生活,这是病人们最终所冀望的,而そらる又何尝不是?
揪住心口的酸楚一点点地冒出头,まふまふ来不及思考,心中所想便眨眼间脱口而出。


“你就这么想……离开我?”


“你——”
そらる瞪大双眼,他的思绪陷入短暂的空白。先是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最后化成无力的愤怒。


“你到底懂不懂啊!”


毅然决然,そらる大手一挥打落了まふまふ端着的餐盘,盛满粥的瓷碗应声而碎,刺耳的的碎裂声刮过耳膜,黏腻的汤水也洒了一地,まふまふ被对方的举动狠狠吓了一跳,颤抖着肩膀只敢噤声不语。
“我无数次的歇斯底里总带给你困扰——我明白你肯定会说:『我不介意,帮助病患稳定情绪是我的工作』,但我可不想见你用看待病人的眼神对我!”
“我急于渴求能好起来仅是因为想正常地陪在你身边,就算出院了也无所谓,我还是能找得到你啊!”
与激烈的嘶吼完全相反,そらる温柔地伸出双手,像是对待易碎品般地轻轻触碰まふまふ的手臂。
“唯一不同的是,我不会再给你任何困扰了。”
“そらるさん……”
对方平常绝不会这么直白地表明心意,当情绪上来时反倒意外地显得直率,这也挺好,梗在心中好长一段时间的结也终于就此解开。
まふまふ始终认为自己走不进そらる的内心里,有时正当自己好不容易能从紧闭的门扉敲出一个洞,但也总看不清什么。
直至现在,一次的吐露真心也意味着そらる终于肯让まふまふ进入他的内心,而まふまふ也到此刻才发现,在那大门后头里,满满地占据的全是自己。


看着そらる落下的泪水,まふまふ对于先前质疑对方是否想要离去的自己感到深深的悔恨。
“我没想过你是这样认为的……”
“就说你什么都不明白。”そらる发出声叹息,花费力气的嘶吼使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胸口剧烈起伏着,他趁心里还残留的那么一点勇气,屏起气说出。


“——我喜欢你啊。”

7.

そらる看着门关上了,他觉得现在他的心里似乎藏着一片波涛汹涌的大海,难以平静。

所以まふまふ这是什么意思?拒绝了他的告白了?そらる愈想愈烦躁,他拼命抑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当护士推门进来的时候,そらる才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

“まふまふさん、そらるさん的病情似乎又加剧了,能拜托你赶快回来一趟吗?”

そらる听到护士在那边喊着まふまふ的名字,几乎是失控一样,抓起床上的枕头用力地向护士扔过去。“出去,不用叫那个人过来。”

“但是……”

“出去啊!!”そらる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大喊,已然不知道自己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泪水。他实在是不想再麻烦まふまふ,所以才会一心想赶紧治愈。但是まふまふ一直都用那种眼神看着自己,そらる实在是受不了了。

电话那头的まふまふ隐隐约约听到了そらる的声音,导致他的心脏在一下一下的抽痛,本来说要让他快点治愈的啊,まふまふ却因为自己的小小私心而让そらる忍受这么多的痛苦。

他很愧疚,所以刚刚そらるさん向他表白的时候,まふまふ狼狈的逃开了,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喜欢そらるさん,也没有被そらるさん喜欢的资格。

但是,まふまふ想他果然是放不下そらる的。

まふまふ关掉手机,想也没想就往そらる的病房走去。当他抵达そらる的病房的时候,他看到そらる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看上去睡的很安稳的样子,明明以前他都不是这样子的……まふまふ心一沈,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位护士的电话号码。

“……你们是不是给他服药了?”

“是啊,怎……”

“我明明说过不能给他吃那个药的啊!”まふまふ喊道。那个药有副作用,他一直拒绝使用药物治疗,就是怕そらる的身体承受不住。

“但是,他的情绪今天比以往发病的时候都要不稳定……”

“……算了,下次不要这样子了。”まふまふ挂掉电话。他有点迷茫地看着窗外的三色堇,心里在思考着些什么东西。

他这样子做真的是错了吗?

まふまふ回头的时候,恰好看到そらる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脑袋。

“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没有理他,就连动都不动一下,但是まふまふ知道他绝对没有睡着。まふまふ用手戳了戳そらる的被子,向他更加靠近了些。

“そらるさん感觉好点了吗?”

“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还试图拉开そらる的被子,却被对方强硬地拉了回去。そらるさん在闹脾气,まふまふ知道。まふまふ坐在そらる的床边,手伸出去摇了摇他的身子。

“你走开。”

“诶…?”

“走开,我不想看到你。”そらる想要生气,过了几分钟之后,他才发现他对这个人是生不起来气的。

“……我也喜欢你,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小声地说着,也不知道そらる有没有听见。まふまふ干脆俯下身子,隔着被子抱住そらる。

“我才没有不喜欢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忍不住哭了出来了,そらる感觉到被子有点被弄湿了,他拉开被子,看到まふまふ哭着的脸,不由得有些心疼了。

8.


「可你不是……」
“我又没拒绝你!”まふまふ抬起眼,眼泪簌簌地落在棉被上,“只是太慌了……我也需要点时间思考啊。”


当时听见そらる的表白,まふまふ的脑袋确实死机了好几秒钟。
そらるさん喜欢我?不可能的吧?我又做了什么让他对我有好感?从不会逼着他吃粥?
そらる当时也问他为什么会不明白他对まふまふ的心情,难道そらる有对自己做过特别不一样的事吗?
嗯……そらるさん也只不过偶尔会对我笑一下下——不,相处的这段时间,他也只对我笑过。
まふまふ张大嘴巴,咿咿啊啊个好半天也吐不出完整的句子,顿时尴尬到极点的他最后只选择了落荒而逃。


“对不起当时避开了你。”まふまふ细声地说,小心翼翼地拉起そらる的右手,“在你休息的短暂时间里我认真思考过了。”
“我只是你的医生——是一个不能将你的病况改善的没用医生,所以我才不允许自己喜欢上你……”
まふまふ说,面对你,我充满了罪恶感,我想让你减轻痛苦,却又不放心让你服药,但没想到只使用心理治疗却反倒让你对病况产生不安怀疑。
前阵子そらる因为对治疗方式的质疑而歇斯底里这件事让まふまふ受了不小打击,这也使得他对“拒绝让病患接受药物治疗”这个决定产生了动摇。
まふまふ犹豫再三,最终总
算对そらる开口,“我很抱歉……我选择的治疗方式甚至差点造成了反效果,要是还因此对你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对医生来说就是个重大的耻辱。”
まふまふ咬了下唇,继续说道,“我曾发誓过绝对要把そらるさん治好,所以,除非让你痊愈为止,我是不会允许自己与你交往的。”
伸手用力抹了把脸上的泪水,まふまふ的语气换上难得的坚定,“是我错了,そらるさん,或许让你接受药物治疗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我还是怕……”
そらる微微瞪大了双眼,这次到换他感到茫然了,对方的心话一股脑儿地全吐露出来,这时的他才明白自己究竟误会了まふまふ多少事情。
“我知道你担心的是副作用,但这没什么,很多人不也使用过了吗?我愿意试试看药物治疗,就算难受也无所谓。”
そらる勾起了嘴角,这是他这几天以来第一次展现的笑容。


“尽快把我治好,如此我就能早点亲到你。”



9.

まふまふ在盯着そらる。

不是指一直看着そらる的意思,而是说まふまふ最近观察そらる病情的时间比以前多了不少。自从开始使用药物治疗之后,まふまふ自己来照顾そらる,连护士都用不着了。

「そらるさん!我不是说一次只能吃一颗吗!你怎么吃了两颗!!!」

「……对不起,我不小心。」そらる赶紧喝了一口水,把嘴里含着的两颗药片吞了进去,看着まふまふ气急败坏的样子,そらる竟然觉得有点开心。

「这样会好得快一点嘛。」

「才不会呢!!!」まふまふ气到语无伦次,「万一真的有副作用,你的病情加重了怎么办!!!」那样子你就亲不到我了!

「嗯?这么想我亲你啊?」そらる觉得眼前的人很小孩子气,让人忍不住心生相逗弄他的心情。

「我没有这么想……!!」被そらる道破真相的まふまふ涨红了脸,却死命想要掩盖住事实,从门外进来的护士生硬地咳了一声,两人才稍微克制了些。

「我最近觉得比以前好多了,所以你不要生气啦。」

「要是そらるさん下个星期还没好你就要吃三碗粥。」

「你来煮吗?」

まふまふ的脸红到不行,差点就要揪起隔壁病床的枕头朝そらる扔过去了。今天他本来是放假的,但是因为放心不下そらる结果还是跑到医院来了。

まふまふ今天没有穿白大褂,身上穿着的便装让他看起来像个中学生,そらる看着まふまふ好一会儿,才慢悠悠地问:「まふまふ,我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出院。」

「你那么着急出院?」

「因为我想追你。」

まふまふ看着そらる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的,他也跟着笑了:「那我也期待你和我在一起的那一天,我希望那不会太远。」

「那就今天吧。」そらる抓起まふまふ的手将他拉过来,轻轻摩挲他的指腹,最后凑过去亲了一口まふまふ的手背。

「那そらるさん要答应我,下周就好起来。」

「好的,那我现在可以亲你了吗?」

没等まふまふ答应,そらる的身体就先行动起来。两人的距离缩短到仅仅只有一公分,まふまふ闭上眼睛,稍微往前倾了一点。

亲上了。

10.


そらる的嘴唇很软,尝起来像饱满的果实,又像刚酿好的葡萄酒,一点浅尝就令まふまふ欲罢不能,他醉于亲吻带来的快感,温暖从心头一点点地蹭出来,他感觉自己快要被そらる的吻给融化了。
“这算是……交往了吗?”
まふまふ的脑袋糊成一团,燥热爬上了颈项,他不安地动了动身子,像个情窦初开的高中生少年。
そらる没回应,只是抬起头,视线与对方交织于一块,“这几天的状况稳定了不少,开始有了想珍惜身边的一切的心情,我喜欢这样的感觉,也希望能继续维持下去过日子。”
“那就太好了……”まふまふ握住了そらる的双手,“这是最好的转变。”
在经历这段时间的服药及与まふまふ敞开心扉,そらる的心静总算能长时间处于稳定状态,这是病况大幅好转的迹象,まふまふ为此而激动不已。
“就如我之前所发誓过,我能治好你的……虽然其中遭遇不少挫折。”
藏不住的愧疚之心一涌而上,まふまふ抿起唇,“果然我还是……”
“你做的很好了。”そらる说,他似乎有些不擅于夸赏,语气里透着一丝的羞赧。
“若是没遇见你,我这辈子或许只能封闭自我,浑噩地过完一生。是你让我能就此离开不稳定的压抑与躁郁;是你让我有机会能够想像与你一起安稳地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他倾身,轻轻吻了白发男子的额头。


“谢谢你,まふまふ。”


“——你可是我的救赎。”






End.

后记。

和银月月@銀月夜雨 的第一篇联文!!!咕了将近半年中午写出来了!!!!!(敲锣打鼓
感觉和银月月一起写文很开心!!下次还有一篇……!希望不要再咕咕半年!!!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12 )
热度 ( 299 )

© 花茶肚子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