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青之森。



1.

在遥远的一个临海国家里,国王与王后的第一个小王子出生了。

王宫中举办了庆祝王国第一位王子诞生的晚宴,允许平民也能参与,所有人共同祝福这位被王后抱着坐在国王身边的新生儿。

这时,居住在隔壁森林中的魔女出现了,她穿着一身黑袍,面无表情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这位小王子,将在他18岁生日的前一天遇上一个大麻烦,他将不能继承王位。”

国王闻言震怒,下令士兵去抓住这个公然胡言乱语的魔女,可却发现她说完这句诅咒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原本欢乐的晚宴变得气氛凝重,尽管大家嘴上说着不可能,但内心终究还是惶惶然,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全国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过了十几年,在国王有意地压制舆论下,人们逐渐淡忘了这件事,可王室中的人却始终忧心忡忡,在小王子举行过17岁生日,离当时所说的时间只剩下一年的时候,王后再也藏不住脸上的忧色了。

王子察觉到自己母亲的改变,这才询问出了真相——虽然很吃惊,但他很快做出决定,要在18岁生日来临之前破除这个诅咒,才能让大家都高兴起来。

于是他带上了行装,向那位魔女居住着的森林出发。


“诶……”

まふまふ手里抓着拜托门口守卫大哥画的森林的地图,结果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东南西北在哪个方向。

他左看看,右看看,把萌生出的退意强行扔了出去。身为一国的王子,怎么可能因为不认路这种小事而退缩呢,不可能的!

于是まふまふ果断地把看不懂的地图收进背包里,选择自己凭着感觉走。

森林里的树木倒没有很密集,道路也很宽敞,就是分岔路太多,搞得他纠结了好久该走哪个方向。

不知不觉就一直都选择了往左边的那条走,到了第七次左拐之后,まふまふ终于觉得一直都一个方向太无聊了,于是他决定到下一个分岔路时就往右边走。

这次左拐之后的单行道比之前来得长一些,他走啊走啊,往背包里掏出了一块面包啃。没办法,走路实在是太消耗体力了嘛。

一块面包吃下了三分之二,正当まふまふ觉得口渴后悔没带水的时候,分岔路口终于出现了,于是他精神一振,直截了当地往右边走去。

这次没走多久,眼前很快就出现了一个小木屋挡在路中间。他欢呼一声,丢了面包就双手扶着肩上的背包带跑过去,满怀期待地敲了敲门。

一会儿那个魔女出来的话,如果她很凶怎么办?要先打一架再让她解除诅咒吗?但不凶的话自己又不好意思命令人家,用什么语气比较容易被接受呢?

木门吱呀一声,来了!まふまふ紧张地看向门打开的越来越大的缝隙,里面站着一个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看起来不凶也不会跟他打架的……少年?

不对吧,魔女是女性的吧?

走错了?

“有什么事吗?”屋里的少年开口了。

“啊……我、我是找魔女的木屋的,没想到找错了,不好意思。”

“没找错啊,就是这里。”

“是,那我就先走……诶?!”

まふまふ睁大了眼睛,上上下下仔细地端详了一下,虽然脸嫩了点白了点,但能确定这就是男孩子啊。

そらる嘴角一抽,显然连接上了他的脑回路:“我没说我是魔女。”

“诶……?”那为什么在这里?

“你要找的魔女大概是我的老师,我是在这里学习的そらる。不过老师前几天有事已经外出离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没什么要紧的就请回吧。”

まふまふ立马扒住そらる要关上的门:“要紧要紧,非常要紧的!”

そらる看他一眼:“你是隔壁国的那个王子吧?”

まふまふ惊了,自己明明都已经换了一身普通的服装了竟然还能被认出来吗?

大概是感受到了まふまふ眼中的诧异,そらる忍住了翻白眼的冲动:“你变装成平民,然后还戴个王冠出来?”

まふまふ摸了摸头顶……好吧。他飞快地摘下王冠藏在身后。

“そらるさん,既然是你老师让我受了诅咒那你可要负起责任帮我解除哦!”

“……”

如此蛮不讲理的说法,让そらる想起出门前的老师对他说的话。

“そらるさん,其实我十几年前的时候诅咒了隔壁国的小王子在18岁前一天会遇上让他不能继承王位的大麻烦呢,我占卜了一下发现他这几天会来找我,所以我先外出一阵子,就拜托你啦。”

“……所以你干嘛要做那种无聊的诅咒啊?”

“嗯——?我也不是很清楚啦,是我的老师教我的,大概身为魔女就是有这种设定吧。”

“……”

无言以对,そらる想,他才是最无辜的人。

2.

まふまふ看了看そらる,也看了看他手里拿着的扫帚。

原来不是魔女也可以骑扫帚的吗!好厉害哦…。まふまふ内心暗自这么想着,そらる却似乎是看透了他一样,及时做出了答复。

「老师这次出去的时候没有带扫帚……我也是会骑的。」

「唔哦哦!好厉害……!」

そらる听了まふまふ这话,不禁有点自豪,他把扫把往地上一扔,然后跺了几脚:「飞起来吧!」

……没有动静。そらる有些尴尬了,他后知后觉才想起魔法扫帚根本不是用踩的,于是他干咳了几声,捡起地上的扫帚跨坐了上去,学着老师的样子念起咒文,扫帚才摇摇晃晃地飞起来。

「坐上来吧。」

そらる示意まふまふ,まふまふ则兴奋的坐了上去,还环住了そらる的腰际。そらる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他的脸颊不争气的泛起了红晕。

「哇哦……飞起来了!!!」

「你这家伙别乱动啊!!!」

そらる好不容易稳住方向,那知道まふまふ第一次接触到天空里白白软软的云朵,他想伸手去抓,然后后面又乱成了一团浆糊。

紧接着,そらる一个重心不稳,两人「啪叽」一声,摔倒了森林里的一丛灌木丛里。

「你这家伙…………」そらる揉揉摔得疼痛的后脑勺站起身,语调里不免染上几分低沉。然后他在地上找着扫帚的时候,那个粘人的小家伙又一次抱了上来。

「喂……」

「对不起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闷在そらる的后背,软糯的声线简直就是在撒娇。「不要扔下我……」

「我没有要扔下你啦……!」そらる感受到后背的衣料被湿润了,于是慌慌张张的转过身揉揉まふまふ的脑袋,想了想伸手也抱住了他。

诶,这个小王子怎么这么让人不省心,真是难以想象以后他当上国王的样子。

好不容易安抚好怀里的小家伙,そらる很快发现了不远处的扫帚,他跑过去把扫帚拿起来,说道:「我们还是走路过去吧。」

「但是……」

「如果你害怕的话可以牵着我的手。」

まふまふ感动的要哭了,他伸出自己的手把そらる伸向自己的那只手紧紧握住,然后和他一同开始了旅程。

这片森林说不上是人间仙境,但是散发出的淡淡清香总会给人一种温暖安心的味道,是因为そらるさん在自己身边吗?まふまふ在后面仔细打量着そらる的背影,自己倒先笑了。

「你在傻笑什么?」

「没有啊、!」

そらる把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干草铺在山洞里面一点,然后在洞口生了一堆篝火来防止野兽,取了一点干粮来充饥之后,他们在山洞的一边坐下了。

经过了一天疲惫的旅途,まふまふ很快就觉得困,他把脑袋靠在そらる的肩膀上,手还紧紧抓着对方的手,就这么沉沉的睡了去。


3.

“そらるさん,我们还有多久能到啊?”

“啊,”一手抓扫帚一手抓まふまふ身上还背着大背包的そらる有点尴尬,“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老师在哪里,不过她的活动范围不会超过这片森林的……”

まふまふ点点头:“这样啊,那这片森林到底有多大?”

“……不知道。”

“……”まふまふ沉默了,然后才小心翼翼地问道,“そらるさん,你真的知道怎么走对吧。”

每次出门都要被自己老师亲自领回来的そらる:“应……应该吧。”

まふまふ不好意思说自己走累了,毕竟是自己坐不了扫帚的,只好不停地问そらる什么时候能到,问了好几次之后感觉そらる都无奈了,也就不敢再问了。

好在そらる很快领会了他的暗示,一到まふまふ脚步变慢的时候就休息,于是他们在一个小时内休息了五次。

这样下去一天都走不出多远,这人的体力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娇生惯养的王子殿下まふまふ也很委屈,自己明明是来解除诅咒的,为什么现在在这里漫无目的地到处跑。

不过……能跟そらる待在一起的话,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两个人的手还相握着,まふまふ偷偷看着そらる的侧脸,把手握得更紧了些。

そらる还以为他又累了:“怎么了?又要休息了吗?”

まふまふ忙摇头,抿起嘴掩饰住了自己的笑意。


“啊……就在前面!看到那个小房子了吗?那是我老师的朋友住的地方。说不定她会知道我老师的去向。”

まふまふ的关注点已经完全不在原来的地方了:“什么,有房子!可以坐下来休息了吗?!”

其实そらる也想坐着休息会儿,于是两个人加快脚步,很快到了小房子前,上去轻轻敲了两下。

门自己开了起来,里面看起来空无一人,まふまふ吓了一跳,被そらる安抚住了:“没事,只是魔法而已。”

他们走进去,楼上才传来点动静,一个女人从楼梯上飘了下来。

“哎呀,这不是可爱的そらる吗?怎么今天突然来找我?”

她大概也是魔女,头上戴了顶大大的尖顶帽,脸上带着笑意,嘴唇上涂得火红,伸手就往そらる脸上捏了一把。

まふまふ捏紧了そらる的手,突然有点生气。她怎么随便碰人家脸!他都没碰过呢!

そらる倒是看起来已经习惯的样子,往后站了站:“我是想来问您一下,最近有没有见过我老师?我们在找她。”

“我最近可没见过她呢,怎么这么急呀?有我帮得上忙的地方吗?”

そらる正要回答,被まふまふ抢了一把:“没……没有了!谢谢您!我们先告辞了!”

然后就头也不回地把そらる拉了出去,那位魔女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们关上门走远了。

そらる完全摸不着头脑:“你突然干嘛?”

まふまふ气鼓鼓道:“她、她摸你脸了!”

“是啊,她一直就喜欢这样子……”

“还一直!!”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まふまふ的行走速度提高了不少,そらる对这点还是很满意的,尽管完全不知道在往哪里走。

4.

现在轮到そらる跟不上まふまふ的步伐了。

他几乎是走几步喘一粗口气,然后无力地拉长了声调:「まふまふ----你要去哪里-?」

まふまふ踢着地上的小石子,全然不打算搭理そらる,他一边走一边愤愤的想:「そらるさん爱喜欢谁就喜欢谁吧!反正不关我事,我可是要继承王位的人……」


……对哦,我可是要继承王位的人。

まふまふ扳着手指头仔细一算,今天就是自己的十八岁生日了吧!!也就是说,他不再是那个可以任性撒娇的小王子了,过了今天,他就即将成为掌管大权的君王。

哼,等我当上了新的国王,一定要把そらるさん拐走和我结婚……这个想法似乎有些危险。

等一下,国王是应该和王后结婚的吧。

まふまふ用余光偷偷打量着そらる,怎么看都是个男孩子啊!

不不,他本来就是个男孩子吧!!

……法律似乎也没有说国王不可以和男孩子结婚……

まふまふ一边思索着,竟然忘记了看路,下一秒便一头撞上了前面的一棵大树,そら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三步作两步跑到まふまふ身边把他扶起。

「呜……好痛……」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因为我在思考。」

「你的脑袋里都在想些什么东西……」そらる伸出食指用力的戳了一下まふまふ发红的额头。

「……我在想以后和そらるさん结婚的事。」

「……哈?」

「没听到吗?没听到就算了!」

まふまふ快速的往反方向走去,却不知道そらる的耳根早就已经红透了。

「你要去哪里?不是要找我的老师吗?」

「不そらるさん,我发现诅咒这种东西也许不是让我变成青蛙或者是沉睡之类的魔法,也许还有别的东西……」まふまふ若有所思的想着,但是当他抬起头来时,发现そらる用不解的眼神望着他。

「也许,也许是因为别的原因……我继承不了王位什么的———」

是啊,如果现在跑回去宫殿里告诉爸爸妈妈我喜欢上了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刚好又是一个男孩子,他们绝对会把自己赶出去的吧。

与其被自己的亲生父母赶走,不如自己乖乖离开比较好,然后就可以和そらるさん结婚……怎么又扯到了结婚这件事情上来了!也不知道人家对自己有没有意思呢!!

「不能继承王位的原因啊,比如说?」

「我觉得我还是蛮幼稚……」

「嗯。」

「而且完全没有未来国王的样子……」

「嗯。」

「呃……还有恋爱方面的……」长这么大まふまふ还没有谈过恋爱呢!尽管自己任性了很多次,如果可以的话,也希望神明大人再允许自己任性一次吧。

「如果我说,我想和そらるさん谈恋爱的话---」你会拒绝我吗?

「唔……这个嘛……」そらる挠挠头,但是看到まふまふ可怜巴巴的眼神,他就忍不住心软了。「这个,果然还是得问一下我的老师。」

什么嘛……

まふまふ扁扁嘴,低下脑袋不想看そらる,同时眼泪也不知不觉滴落下来。そらる看到まふまふ的眼泪,忍不住想逗逗他的心情不知道飞到哪里去,现在的当务之急果然还是要想想怎么安慰这个小朋友……

「安啦安啦,就算老师不同意我也会和你在一起的……」

「唔……」

「那我们私奔呗。」

-

「哈,这两个小鬼真的在一起了啊。」森林深处的小木屋里,魔女看着水晶球里的景象,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也蛮厉害,给自己的徒弟找到了个男朋友。」曾经那位被まふまふ视为情敌的女巫搅着瓷杯里的茶,「这样我以后就不能捏小そらる的脸了……当时另外一个孩子看着我的眼神像是要杀了我一样。」

「那是你活该哦。」

「诶……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

「其实不如我们也……」

「驳回。」


十八年前魔女下了个まふまふ不能继承王位的诅咒,但是十八年后,她还给まふまふ一个男朋友作为补偿。

细碎的光驳今天也依旧透过叶隙打落下来,微风轻轻拂起森林里柔软的绿叶。青色的森林里,书写着的是两个人的故事。

fin.

我没有鸽!!!!!(土拔鼠尖叫)@朝茶想睡觉 

评论 ( 13 )
热度 ( 291 )

© 花茶肚子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