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朝花夕拾

辛苦茶茶了……!!!!

朝茶想睡觉:

1.

雨后的空气带着微微的湿意,之间还夹杂着泥土和花朵的味道,柔软的光屑透过森林叶隙洒下来,打成春日的一片温和。


そらる走到溪边,接着平静的水面看着里面的自己,顺手理了理有点乱的碎发,想了想把双手浸入溪水里捧起一点打在脸上,困意瞬间被打消了一半。



今天他要去镇上一趟,把事务都交给手下之后一句话也没说就径直走出了城堡大门,真的魔王大人还真是任性啊。



沿着这条林间小径,不过十分钟就到了那热闹的小镇。由于经常光临这里的缘故,很多人都已经认识そらる。



小镇上的人们都很热情好客,比起冷清的城堡,そらる更喜欢这里多一点,以至于让他产生了要不要搬过来这边住的念头,但是果然还是有点麻烦吧。



就在そらる慢慢地走在街上的时候,拐角处跑出来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小家伙,对方看到そらる的时候来不及思考就钻到他身后躲在他宽大的斗篷下面,そらる有点不明所以,直到他听到那孩子轻声说了一句话:「帮帮我……」



紧接着,一个凶神恶煞的中年男人从拐角处冲过来。他站在そらる面前环顾了四周,开口时的语气让そらる感觉到厌恶。



「喂,你有没有看到一个穿黑衣服的小鬼跑过来这边?」



「……没有。」



「你后面是不是有人?」那个男人的眼睛扫到そらる身后,紧接着一步步接近,后面的人身体明显一僵,そらる下意识地挡住那个孩子,眉头早已拧在了一起。



「他是我弟弟,你吓到他了。」



那个人挠了挠头,啧了一声然后走开了。看着他走远,那个孩子从そらる身后走出来向他道谢:「谢谢您……!」



「他是你父亲吗?」



「呃……也不算是吧,我是被寄托在他家的,他是教堂里的神父噢。」那个孩子似乎还没有放下警惕,说话结结巴巴的,一只手还紧紧抓着そらる的手腕,一向讨厌陌生人碰自己的そらる这一次居然没有半点排斥的念头,竟然还觉得眼前的孩子万分惹人怜爱。



「我不想去唱诗,然后从家里逃了出来……。」



そらる蹲下来和他同高,下意识的伸出手把他乱糟糟的衣服整理好:「你的名字是?」



「まふまふ。」



「我是そらる。」



まふまふ看着そらる蓝色的眼睛失了神,竟然说出了「そらるさん好帅……」这样羞耻感爆棚的话,就在他红着脸想要解释的时候,そらる忍不住笑了。



まふまふ总是忍不住看向そらる的耳朵,轮廓似乎和常人的不一样,而そらる绝对察觉到まふまふ的疑惑,他觉得告诉まふまふ自己是谁也无妨。



「我是魔王噢。」



「……诶?!!」





2.



“魔王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存在,圣歌的作用就是净化邪恶,所以我们的敌人就是魔族!”



神父在高台上大声宣扬着,可台下的反应却不像他的音量那样高扬。一队唱诗班刚入门的小孩子,都是从孤儿院和贫民区里找出来的,懵懵懂懂根本不明白神父的得意扬扬是为何。



“呐,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诶,是在说一个坏蛋吗?”



まふまふ听见了,避开神父的视线低声反驳道:“魔王才不是坏蛋呢……!”



旁边的小朋友根本听不清他说什么,他也想起来那天そらる对他说的要保密,只好忿忿地闭上了嘴。



跟そらるさん说好了的……不暴露そらるさん的身份就还可以一起玩!



神父满意地道完了他的阔论,一群小孩子们才散了开来跑向餐厅,教堂提供的午饭总是很少,如果不快点去的话就分不到了,会饿肚子的。



まふまふ平时也总是很努力跑,但今天却跟在后面慢慢地走着。



一来是他昨天找不到可以去的地方,还是认命地回了神父家,果不其然被教训了一顿,现在小腿上青着一块还很疼呢。



二来そらる说了如果乖的话今天也会找他玩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呢?但是神父好像非常厌恶魔王的样子,如果被发现了一定很糟糕的。



所以不能在这里见そらるさん,不如先溜出去吧,可是他也没有和そらるさん约好在哪里见面啊。



踢了踢脚边的小石子,腹内的空乏感越来越明显了,他小声地嘟囔了一句:“好饿……”



突然,他停住了脚步,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出现的糖——以及朝他伸出糖的那只手,顺着看上去是眼角带着笑意的そらる。



他惊喜地睁大了眼睛:“そらるさん你来啦!”



“嘘——小声点,糖拿去。”そらる竖起食指抵在唇前,“不是说好了吗?今天要来找你的。”



“嗯……!”まふまふ放轻了些声音应他,开心地接过糖攥在手里。



“你不是说饿了,还不吃?”



まふまふ不好意思道:“可是这是そらるさん给我的糖啊,吃掉就没有了……”


话音刚落,他就感觉手上一沉,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堆糖满满当当地放在双手上,まふまふ当时就僵住了,生怕动一下就会掉下一颗糖来。

他看着面前露出得意表情的そらる,惊喜的同时又有点哭笑不得:“そらるさん,我拿不下啦!”

そらる这才又拿出一个袋子让他装糖,まふまふ刚拎好袋子剥来一颗糖放进嘴里,そらる就示意他跟着自己走,竟然是到了小镇最繁华的街上。

路边面包店的老板看见そらる便招招手:“哎呀,そらるさん,您又来啦!快快快,试试我新鲜出炉的烤面包。”

そらる笑着边应边走过去,顺便拉着在一边犹豫的まふまふ一起,把老板递过来的热乎乎的面包塞到了他手里。

他小声地道了句谢谢就啃了起来,实在是太饿了,他边吃边偷偷看そらる和老板聊天,心想神父说的怎么可能是对的呢,そらるさん明明这么温柔,怎么可能是邪恶的存在。

そらる带他走了一路,他几乎就跟着吃了一路。他以前从来没有过这么好的待遇,高兴得连身上的伤痛都要忽略掉了。

终于走到了路的另一头,そらる转过身说:“好啦,今天我要回去了。”

まふまふ乖顺地点点头,已经麻烦そらる这么久了,哪里还好意思问他下次什么时候来。

“在这之前……”そらる蹲下身,“谁欺负你了?身上都是伤。”

まふまふ惊了一下:“そらるさん怎么知道的?”

“我没有眼睛吗?”

“可是我明明都遮住了……”

“才不是这么浅显的看法啊。”そらる叹了口气,伸手在他头上揉了揉,まふまふ感到身上的疼痛都立马消失不见了。

“そらるさん好厉害啊!是魔法吗?”

“是まふまふ专属的魔法哦。”

まふまふ一下子红了脸,结结巴巴起来:“什……什么啊……谢谢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被他的反应逗笑了:“行啦,回去吧。”

他这才依依不舍地点了点头,看着そらる的背影消失在视野范围后才转身离开。


3.

那天之后过去了几天,まふまふ都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依旧是经常被迫拉去教堂唱着自己毫不感兴趣的诗。有些厚重的黑衣服搭在まふまふ身上很是不适,他总想对神父板起脸,可是又不敢,毕竟小孩子都怕被大人训嘛。


又过了几天,まふまふ抱着侥幸的心态偷偷跑到镇上妄想着能遇到そらる,但是结果总是被教会的人抓回去交给那讨厌的神父,然后又得挨打,不得不说为了そらる,まふまふ也算是吃了不少苦。


这天まふまふ早早的就爬上了自己的小床,跪在床尾做着每天必须做的祷告,まふまふ从来就不相信有什么上帝,但是敢在教会的人面前污蔑他们的信仰的人,まふまふ不禁由衷敬佩。

「要是上帝什么的真的显灵的话,那就让我现在就看见そらるさん啊。」

まふまふ喃喃自语,声音小声地跟蚊子似的,像是说给自己一个人听的,又好像是说给上帝听的。

然后まふまふ睁开眼,他看到自己日思夜想的そらる就站在自己跟前笑着看着自己。

「怎么,你这么想我啊?」そらる用一只手把まふまふ抱起,然后把他床上的被子收拾收拾放到一边,他让まふまふ坐在自己腿上,然后伸手去撩起まふまふ的裤脚。

「……几天不见,怎么又添了新伤?」

「都是そらるさん的错!」まふまふ大言不惭地把一切全部归咎到そらる身上,「要是这几天そらる都有在,我就不至于会被教会的人抓回去了。」

「有事情要忙嘛。」そらる有些愧疚,他伸手拍拍まふまふ的头顶,但是看到他依然撅起的嘴巴,看来这个小家伙还在生气啊。

「别生气啦……要不我给你糖吃?」

「不要。」

「要不我给你讲故事?」

「不听。」

「要不……要不我亲亲你?」

まふまふ没有说话,但是泛红着的耳根出卖了他。そらる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他把まふまふ放在床上自己站起俯身在まふまふ额头上啾了一下。



「魔王也可以把祝福送给别人的吧?」


「我愿意接受....!」まふまふ笑着,そらる坐在まふまふ旁边看着他像个疯子似的晃着腿。

「我原来以为,书上所写的魔王都是骗人的,没想到真的有。」まふまふ伸出他的小手比划着,开始了他的异想天开。「那么这个世界上也会有天使吧!不是住在天上而是像そらるさん一样住在森林里什么的,那么真的会有天使吗?」


「有的喔。」

「在哪里?」

「在这里。」そらる伸出手指点了点まふまふ的脑门,不忘补充一句。

「不过这个天使是属于我一个人的。」


4.

まふまふ拢了拢不合身的长袍,别别扭扭地站在队伍里。他之前被抓到一次练习的时候走神了,于是位置就被调到了比较显眼的第一排去,现在一举一动都能被轻易发现。

教会是逃不出去了,每次都会被抓回去,そらる上次也说了不用特地上街去找他,他会自己来的。

“那そらるさん是早上来还是中午来还是晚上来呢?”まふまふ不依不饶,“要是被神父他们发现了怎么办啊。”

そらる笑了笑,往他头顶柔顺的头发揉一把:“我才不怕什么神父和上帝呢,也就他们骗一骗自己,寻求些安慰罢了。我只要有空就马上会来的,你只要乖乖等着就好啦。”

まふまふ垂下头委屈巴巴:“可是、可是……そらるさん要是连续好几天都有事怎么办,我又不会知道,你又不让我出来找你。”

そらる戳一戳他的脸蛋,鼓得和肉包子似的软绵绵:“那你出去找就能找得到我吗?”

“……也是哦…………”まふまふ一下子泄了气。

“好吧,”そらる收起了逗他的心,正经道,“那这样吧,我们说定了,我每天都会来看你的。”

まふまふ一下抬起了头,眼神亮晶晶地看着そらる:“真的吗?每天都可以见到吗?!”

そらる在心里默默地对今后要帮他处理大堆事物的手下毫无诚意地道了个歉,低头向身高只及自己腰间的まふまふ认真地点了点头。

“嗯,真的。”


约好了之后そらる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まふまふ住的小阁楼的窗边,暗号是敲三下窗户,装睡的まふまふ听到之后就会飞快地跑去开窗让他进来。

每次来的时候そらる都会给他带上好多很甜糖果,まふまふ有时候吃不完,又要小心不能被别人发现,就藏在枕头下面和小柜子里面,等饿的时候就小心地掏出几颗来吃。

今天是星期五,まふまふ一大早就从床上被揪起来和唱诗班的大家集合,站好队之后就看见神父穿好了正式的祷告服,拿着本圣经。

看见他们了,神父便转过身来恶狠狠地对他们喊:“给我表现好一点!敢做错的话你们自己知道后果!”

唱诗班里的孩子们均是一抖,显然都经历过所谓“后果”了。まふまふ也不例外,他看着神父转回身就换上另一副虚伪的表情走上台,还有外间比平常都要嘈杂的声音,后知后觉地想,原来是要进行正式的礼拜祷告了。

那……他们这是要去唱诗了吗?

まふまふ拽着自己的衣摆,跟着队伍走到了前堂站好,熟悉的前奏开始响起,正是他平常在练习的曲子。

怎么……不行,不可以唱,そらるさん听到一定会伤心的。

まふまふ咬着嘴唇不肯开口,神父的目光已经严厉地落在他身上了,他硬着头皮对上,在队伍里是那样的突兀。

看起来神父已经气到快要冲过来打他了,或者一会儿祷告结束自己就会被教训得很惨……啊,已经向自己走过来了。

糟糕了,这次一定比之前都痛。

まふまふ闭上眼,却没等到预料中的疼痛,却是被谁搂住了,身子一轻,他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被搂在そらる的怀里,已经从教堂的窗户出去了,转过头还能看见信徒们吃惊的样子和神父脸上的震怒。

于是他缩回去,两只手紧紧地回搂住そらる,惊喜地问道:“そらるさん,你怎么来啦!”

“我不来你得被怎么样啊。”そらる看起来不太高兴,“真是笨笨的,唱一下又不会怎么样,我也不会在意的啊。”

“嘿嘿……”

“傻笑什么啊。”

“そらるさん超帅的哦!”

そらる顿了顿,把他搂得更紧了些:“我才不会因为这样就放过你。”


5.

不过几周,镇子上出现了这样一群人,他们反对封建的思想,掀起了一场被称之为「文艺复兴」的运动。まふまふ以前呆过的教堂似乎也收到了不轻的冲击。

「那是他们罪有应得。」そらる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忍不住在城堡里笑的喘不过气来,但是まふまふ反倒开始有些同情他们来。「……そらるさん笑的有点可怕。」

还记得住进そらる的城堡里的第一天,まふまふ第一次看到真正的そらる,黑色的斗篷,还有头上的角,简直和书上说的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そらるさん一点都不凶吧。

……也许只是对自己不凶。

还记得那天和そらるさん一起吃早餐,まふまふ还有些拘谨,他的余光一而再再而三地扫到そらる身上,そらる被盯得有些发毛了:「你干嘛一直这么看着我?」


「我,我…………」まふまふ赶紧低下头去,双颊早就已经涨的通红,他支支吾吾的,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话来。「我只是觉得,そらるさん、真的好帅啊…。」


そらる听了忍不住想笑,他强忍着,故作冷淡地回了一句「……谢谢。」


所以说这到底是什么没有营养的对话啊…。


まふまふ喜欢跑到そらる的藏书室里去看书,一是因为那里有很多他感兴趣的书,二是因为书房是连接着花园的,只要推开落地窗户,出去就能晒到太阳。


「你又在看什么书啊?」そらる一句话把まふまふ从遐想中拉了回来。「圣经?怎么看来看去就只看这本?」


「因为别的书我都不认字啊!」


「那就别看了。」そらる把书从まふまふ手里夺去,まふまふ站起来想去找其他书,却被そらる扯了回来。


「唔……那我可以做什么啊?」


「要不你唱歌给我听?」


「……我不……」まふまふ把手背在身后,那样子像极了被老师质问的小孩子,そらる坐在石阶上装作不满。「为什么不要?」


「我又不会唱歌……」


「那你以前在教堂唱的那些呢?」


「那些不是歌啦……」


「你唱不唱?」


「不……」


そらる直直的盯着まふまふ,まふまふ磕磕绊绊地开了口,他故意把声音放得很低很低,词也故意念的有些口齿不清。




「你这个算是在唱歌吗?」而そらる把声音提高了几分,但当他看到まふまふ的眼眶开始润湿,心脏就开始软成了一滩水。


「そらるさん就这么喜欢听别人唱贬低自己的歌吗……?」まふまふ哽咽住了,そらる伸出手把まふまふ往自己这边拉了拉。

「好啦那你不要唱了……?」

まふまふ把脑袋压在そらる肩膀上,溢出来的泪水很快就打湿了他的衣服,そらる叹了一口气,但是他说不出什么安慰对方的话。

「我只是想……你的声音这么好听,唱起歌来也一定很好听吧。」

「为什么那些人能听到,但是我一次都没有听过。有点不甘心。」

这句不经意的话,在まふまふ心里埋下了小小的种子。

那天晚上まふまふ偷偷跑到そらる的藏书室到处翻翻找找,意外的居然找到了一本关于音乐的书籍,他默默庆幸自己的秘密行动没有被そらる发现,一边开始自学唱歌起来。

有不会的字就偷偷跑去问そらるさん的手下,然后偷偷地藏起来一个人练习,まふまふ的底子本来就很好,不到一个星期他便可以流畅地唱出一首歌颂自然的歌。


不,这还不够……。まふまふ暗自心想,他想学会一首歌,然后唱给そらる听,再跟他表白…………まふまふ心里的那一颗小小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最后冒出小小的花苞。
 
他想起第一天そらる把自己带回他家的时候,手下脸上惊讶的表情,そらるさん跟他解释说自己是俘虏,还解释了俘虏的「含义」。

「你这个俘虏就是以后要跟我结婚的人。」

……

「虽然有点不明白そらるさん说的是什么意思……」まふまふ把书搭在脸上,暖暖的太阳洒在书面上,他自己似乎也感受到了温暖。

「但是结婚的话,是不是意味着他也有些喜欢我呢?」

まふまふ在そらる的枕头边上留下了一张字条就从他怀里悄悄溜出来,洗漱好之后坐在花园里的秋千上静静等待そらる来找自己。

「まふまふ?」

「啊,そらるさん你来了!」まふまふ把还没睡醒的そらる拉到石阶上坐着,自己后退几步站到了他的面前,清了清嗓子开始了他的表演前发言。

「现在、我想来给そらるさん唱一首歌——。」


6.

まふまふ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默又背了一遍歌词。没问题的,曲调已经熟悉好了,歌词也完全能表达心意……绝对要成功地唱出来,唱给そらるさん听。

そらる认真地看着他站在自己身前,因为坐下的高度导致自己要抬着头看,尽管逆着光,也还是能看到まふまふ眼中的紧张和小心,还有细碎的明亮。

“我在阴天,第一次见到了阳光。”

刚发出的声音有些小,不过唱了几个字之后まふまふ就调整回了合适的音量。そらる想,这样有些像他们初次遇见时轻飘飘的风声。

“……你笑着看我,说别害怕,别慌张。”

まふまふ唱到这里已经不好意思直视そらる了,低头瞅着自己的鞋尖,又偷偷抬眼瞄一眼そらる,却发现他笑得温柔清浅,托腮专注地望着自己。

心中一跳,まふまふ觉得面上发热,赶紧又低下头继续认真唱。

“你身边的天空总是晴朗,鲜花总是绽放。”

声音还脱不去稚嫩,但其中蕴含着的那份专注与郑重让そらる又觉得,まふまふ其实已经不是个小孩了,起码不是像小孩子一样不懂一些事情。

“你的名字就是,‘希望’。”

唱到最后一句まふまふ终于鼓起勇气抬眼和そらる对视,尽管声音还有些颤抖,脸色也红得不成样子,却依然坚持看着自己面前的人,眼中的希翼完全藏不住。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他总算是唱完了这整首特意为そらる学的歌,忐忑不安地眨眨眼,却发现そらる连先前的笑意都没有了,反倒是一副沉思的样子。

まふまふ的心沉下来了些,难道这首歌そらるさん并不喜欢?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沮丧地垂下了头。

そらる却伸手摸了摸他的发顶:“谢谢你,我真的……很喜欢。”

まふまふ的心情又扬了起来,正要继续追问就被そらる搂紧了怀里,立马不敢动了,愣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回抱住了そらる。

“唉……”

そらる想,人类小孩儿真是太麻烦了,又不能好好亲又不能……咳。

真是很苦恼,他在因为他的叹气而又紧张起来的まふまふ耳边轻声说:

“你可要快点长大啊。”


Fin.




和 @花茶 的联文!感谢观看!


终于发出来了我恨敏感词

评论
热度 ( 279 )

© 花茶肚子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