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Atendante



1.

从小就听长辈们给自己说,他所居住的地方有一所破旧的神社。

而且神社里面似乎居住着一位神明,名字叫そらる。也许是因为人们去那一座神社祈愿都不灵的缘故,渐渐的,那座神社便无人问津。每一次まふまふ路过那里的时候,他都似乎听到有人在哭泣,所以まふまふ想去神社里看看的念头越来越强。


但是家里的长辈绝对是不允许的,因为封建思想的禁锢,长辈们总是担心まふまふ到处乱跑沾上什么脏东西回来,所以总是限制住他的自由。而まふまふ也很懂事,他不想家人为他担心,所以一直以来都很顺从长辈们的意愿。


但是青春期的孩子们总会有那么一点叛逆思想啊。幸运的是刚好被まふまふ找到了机会,那天他的父母和爷爷奶奶刚好都要出门,まふまふ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意思,于是他偷偷地来到了那座神庙。


通向鸟居的那些阶梯早就已经布上了青苔,まふまふ要非常小心地走,否则一不留神就会踩到脚下的青苔然后滑倒。


好不容易才走了上去,まふまふ连气也没来得及喘就开始打量这里。


神社也说不上太破旧,只不过是窗棂上落了一点灰而已,而且地上的落叶也被人扫成一堆堆在旁边,看来经常有人会来打理啊。


まふまふ轻轻地道了一句:「不好意思打扰了」,然后就往神社里面走去。里面意外的很干净,完全不像是被人舍弃掉的地方。再往前走一点,那里还有一张小圆桌,桌上放着一个金鱼缸,里面几条小金鱼还在欢乐地嬉戏着。

まふまふ忽然想起祖母跟自己说过的,这座神社里面住着一位神明大人。

那么他在哪?

まふまふ继续往前走一点,始终没有看到有人的影子,神明大人可能是外出了吧?还是上山去了?就在他一边走一遍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在一间小房间里,看到有人跪坐在那里。

那个人同时也把目光投向了自己,他眼睛里的孤独是清晰可见的。

「你是…………」

まふまふ仔细地端详了那个人,他身上穿着蓝色的狩衣,眼睛清澈的像是天空一样,这么好看的人一定就是神明大人了吧!まふまふ擅自下了结论。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对方先开口了,虽然语气有些冷淡,まふまふ能从里面听出一点点惊喜的成分。

「……因为我感觉啊,そらるさん好像很孤独的样子。」

そらる听到他叫出自己的名字之后愣了一下,之后便不再开口说话,まふまふ觉得气氛瞬间变得尴尬起来。

天色渐渐暗淡下去,太阳开始爬下山坡。

「那,那个……!我会再来这里找你!」まふまふ想起父母快要回家了,他在门口对着そらる大声喊道,但是そらる还是没有理他。

「……你要记得等我!」まふまふ甩下一句话就往家跑去。

2.

不知是第几次偷跑出来,偷偷摸摸的行径也因次数日增添而愈来愈大胆,甚至有次还差点就让家里人抓到现行。


「……你为什么又来了?」

そらる坐在一阶楼梯上,语气无奈又叹了口气,手轻捏着枫叶梗转呀转。而まふまふ不说话,只是露出干净的笑容便朝向对方走去。

「そらるさん好过份,我都还没出声呢。」

你明明很高兴的。

回应自己的又是沉默,此时まふまふ拉起そらる的手腕,突如其来的举动害他吓了一跳。虽然没有惊叫,但很明显地愣住了。但まふまふ没有像普通人的反应那般嘲笑,「原来神明也有害怕的时候…」他想。そらる透过眼神知晓那人的想法。那孩子的温度直直地传递至手心,真奇怪……可そらる却下意识的握紧了。


途中毫无过问,待到目的地才发现离自个儿神社有些距离,幸好不远,要不然……「そらるさん,来玩水吧!」回过神,看到まふまふ已经站在浅溪里,そらる看着忍不住打了个颤。

「现在可是秋末,你想冷死我……」

「我啊……之前在经过神社的时候,经常听见有人在哭泣。」

そらる用人不易察觉的动作偏了偏头,眼睛始终也不愿看着まふまふ,当他以为用静默就能避题的时候,谁知道又丢出一个疑问。


「那个人,是そらるさん吗?」


他想起第一次见面,那孩子离开前所说的其中一句话……「……因为我感觉啊,そらるさん好像很孤独的样子。」以及最后让自己等他的要求。

到这儿、自嘲般的笑了起来,まふまふ仍在疑惑之中,但这个人的笑容让他移不开目光,如要形容、就似是覆盖在初雪里的果实一样,珍贵。


「是啊。」因为我,害怕一个人啊。

3.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便开始变得孤独起来呢。

そらる所守护着的神社原本相当受欢迎,但是因为自己的一个失误为一个家庭带来了不可挽回的严重后果,从那时开始,神社慢慢开始变得冷清起来。

そらる总是喜欢坐在阶梯上看着远方,这么一看,就看了一整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这个世界一点一滴的变化都被这位落魄的神明大人尽收眼底。

有时候看着外面的热闹,冷清的小房间形成了截然不同的对比,突如其来的孤独感向そらる袭来,不知不觉间,他的脸颊上挂上了两道泪水。

想忍住自己的声音,可是一想到根本不会有人听见,于是そらる便轻声哭泣起来。

谁知道,不久之后一个叫まふまふ的孩子闯入了他的生活。

「我想和你一起玩!」まふまふ的一句话,还有他坚定的眼神,打动了そらる的心。

まふまふ来找自己玩的次数越来越多,每次都是在傍晚四点半左右的时候,そらる知道那是他放学的时间,所以他特意在三点半之前把落叶扫干净,之后准备好茶和点心坐在台阶上等着まふまふ的到来。

「总感觉像是妻子在家里等丈夫回来的样子呢!」突然有一天まふまふ这样开玩笑,然后被そらる红着脸打了一拳。

但是まふまふ好像也没有说错,他确实是抱着这样的心态等まふまふ的,不过そらる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作为妻子这样的角色。

自己是不是喜欢上まふまふ了?そらる觉得不妙。

「そらるさん,我得走了。」今天的まふまふ看上去很伤心的样子,他在そらる这里待了不过十分钟,就背起了自己的书包。他踌躇了很久,自己抢在そらる发问之前说出了口:「我的家人发现我经常来这里的事情。」

そらる意外的很冷静,因为他知道的啊,才不会有人愿意一直陪着一个连小事都会搞砸的神明。

「但是我还会……」

「你不要再来了。」

そらる打断了まふまふ的话,头也不回地走进神社。
まふまふ站在外面,手一直抓着自己的衣角,不知不觉,衣角被抓地皱了起来。

「そらるさん....!!!!」

「我还会再来这里找你……!」

是和那天一模一样的话语,只不过比那天的语气更加笃定,音量更加响亮。希望そらるさん能听到,也希望そらるさん会等着他,就好像以前那样。


4.

「今晚,是新月啊……」

そらる靠在鸟居柱旁,他静静地仰望着夜,月光如白纱,悄悄地铺撒在这小镇上。

不经想起了まふまふ这个人,他似一床湖水,有时涌动有时平静。自己则像是一圆明镜,一旦破碎就无法复原,就算拼凑回原本的模样,仍会留下裂缝伤疤。

过往不曾提起。
想起那些恶言恶语,不自觉地感到无力……

而大家都以为神明无所畏惧。

说让まふまふ别再来、当他下一秒露出那种伤心欲绝的表情时,そらる差点儿就将不堪的错误一一摊出让他明白,可是他不敢。不想再一个人毫无意义的度过了。


都以为神明不会哭泣。


「他们都错了。」ー我也是。



まふまふ再也没有来过。
是终于意识到他在自己身边是多么愚蠢了吗?



そらる没有多想。


5.

地面上的落叶似乎是越来越多,そらる从三点开始扫,到了四点半都还没有扫完。

也许是习惯的缘故,每当听到远处高塔上的声音响起时,他就停下来看着阶梯处,却忘记了曾经警告过まふまふ让他不要再来。

「白痴……」-是在骂谁呢?是自己,还是まふまふ?そらる自己也搞不懂。

不过他们两个都是白痴啊。

そらる继续扫着地上的落叶,他看到自己的影子似乎是和谁的影子重叠在了一起,そらる转过身,看到まふまふ就站在自己的前方。

そらる想,自己那个时候大概是很开心的,但是他没有办法冲过去把まふまふ抱住不放,因为他和まふまふ不是同一类人啊。

「你来干什么。」そらる故作镇定,但是他因为欣喜而微微颤抖的声音出卖了他。

「来找你玩。」

「你还是小孩子吗,快回去。」そらる的心思全在まふまふ身上,完全移不开半步嘛!!他好几次想把眼光投向まふまふ那里,但是他克制住了自己。

「そらるさん…………」まふまふ走过来跩住そらる的衣袖,低着头希望そらる能回头看自已一眼。可是そらる没有,他反而更加用力甩开了まふまふ的手。

「你快走吧。」

「そらるさん!」

「走开啊……!」

そらる长期积攒下来的情绪在那一刻瞬间崩溃了,被曾经所仰慕过自己的人谩骂,清扫的干干净净的神社很快又被人弄脏……这些事情,そらる早就受够了。

他想孤身一人,却又害怕孤独。

好奇怪啊……这样的自己。

最后是まふまふ先行离开,そらる觉得他们两个之间的羁绊从此这样断掉了吧。不过这样也好,省下了一个牵挂。

6.

好奇怪啊……居然有人来神社祈愿了。

そらる看着树枝上挂着的那一个一个木排,不由得有些惊讶,这大概是几十年来そらる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象。他想看看到底是哪些好心人过来这个神社祈福。

そらる走到了很久没有去的房间里,看到那里堆着很多布丁和水果什么的,看样子大概是最近放过来的,所以说到底是谁呢。

そらる很是疑惑,每天他把布丁抱回卧室,第二天,那里又会出现新的小点心。

于是そらる想把今天的落叶堆到明天扫,他一定要见一见那个每天都给自己进贡的人。他从凌晨零点开始躲在一个角落看着,一直到下午一点。

窸窸窣窣的声音把そらる惊动了,他紧盯着门口处,进来的那个人让自己大吃一惊——是まふまふ。そらる猛的站起来,把まふまふ吓了一跳。

「まふまふ,你……」

「我……」

「你不用上课吗。」そらる拉过まふまふ迫使他坐在自己旁边。まふまふ支支吾吾地,他把怀里的东西塞进そらる怀里,然后小声地回答他:「……我翘课了。」

「为了来给我送东西,所以翘课了?」そらる忍不住笑了,まふまふ把脑袋垂得更低了。

「嗯……家人最近抓我抓的很紧。」

他为了来见自己把课都翘掉了,そらる忍不住想教训他,可是又舍不得教训他。「笨蛋,你不知道神明大人是不吃布丁的吗?」

「可是我的零用钱不够买牡丹饼……」まふまふ的声音更加小了,他抱着膝盖鼓着脸小声嘟哝,「而且,而且我想让そらるさん知道……」

「你才不是什么没有用的神明,你超厉害的。」

「如果有人欺负你的话,那就证明你是一个超级大好人哦!」

そらる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自己说这样的话,他觉得自己的眼眶热热的,最后眼泪果然还是承受不住地心引力掉了下来。

「そらるさん不要哭……」まふまふ有点不知所措,他伸出手抱住そらる,动作有些僵硬,因为害怕そらる会生气啊。但是当そらる更加用力地回抱自己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什么都不用说了。

「所以不要再哭啦。」

fin.

一个小后记(x
和我亲爱的兔兔第一次试着联文,想写一个糖刀(?但是似乎成为了一个奇怪的走向。
这篇文大概就是讲述了一位无人问津的孤独的神明大人遇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故事吧,まふまふ在以自己的方式爱着そらる,想让他幸福起来。
他们两个真是太好了,希望そらるさん能快点好起来。
最后很重要的是
我真的不困啦(´;ω;`)@うさぎ 



评论 ( 4 )
热度 ( 243 )

© 花茶肚子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