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我能在牛奶里加点糖吗?



01.

尽管提前了十分钟出门,可まふまふ还是迟到了。

好不容易才进了学校大门,他一路跑着来到了课室门口,大家早已都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まふまふ站在门口倒是有点尴尬。他余光瞥见老师脸上无可奈何的表情很想跟老师道个歉,但得到老师的原谅之后まふまふ快速溜进课室。

可是他走到自己位置附近的时候,他的同桌却依旧风雨不动安如山地看书,好像没有看到まふまふ一样。まふまふ站在旁边好一会,才鼓起勇气推了推对方的肩膀。

“そらるさん……能拜托你让我过去一下吗?”

本来まふまふ已经做好准备从そらる后面经过的,但そらる只是抬头看了まふまふ一眼,接下来的动作可是让まふまふ十足的不知所措———そらる双手撑着桌子往后退了一点,在自己和桌子之间留了窄窄的小道让まふまふ过去。

まふまふ瞬间就懵了,他直愣愣站在那里直到老师干咳了两声然后才红着脸从那条窄窄的小道过去,这个过程实在太煎熬,因为离そらるさん真的太近了!而且好几次都差点摔倒在他身上。

そらるさん真是奇怪的生物,まふまふ从书包里把教科书拿出来,脸颊上的潮红仍然没有褪去,他偷偷看着そらる的侧颜,脸不自觉地烧得更加厉害了。

可是自己偏偏又喜欢他,这有什么办法啊。

02.

“你说你和そらるさん不熟?谁信啊!”当友人听到まふまふ的话的时候,他几乎是大声喊出来的。“你都和他同桌两个月了,不要跟我说你一句话都没跟他讲过。”

“我,我……”まふまふ垂着脑袋像个没有吃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过了好一会才吞吞吐吐地开了口“我不敢和他讲话嘛……”

“你要不要我帮帮你?”

“嗯?”まふまふ显然没有听懂友人这番话里蕴含的意思,友人指了指离他们不远处的そらる,まふまふ顺着那个方向看了过去,两颊不争气地红了起来。

“我不…………”

话音未落,まふまふ便被友人用不重不轻的力道推了一下,本以为自己会摔倒,可是まふまふ撞到了そらる。

そらる睨着まふまふ一句话也没有说,可是他也没有躲开,两人略带尴尬的姿势这么持续了几十秒,まふまふ才往前走开了一点。

看着そらる越来越远的背影,まふまふ几乎是哭丧着脸:“都怪你,这下そらるさん一定觉得我是个奇怪的人了……!”

まふまふ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是放学之后果然还是会偷偷地跟在そらる后面走。

虽然知道当个跟踪狂很不好,可是まふまふ在心里千万次劝服自己,扳着手指一算,自己尾随そらる回家差不多也有一个月了吧。
可是不知道今天为什么そらる走得特别慢,まふまふ只好跟着对方的步调稍稍放慢一点,他有点担心,自己的跟踪是不是让对方发现,被讨厌了?

まふまふ低着头在后面慢悠悠地走着,脑海里浮现的却都是今天早上的画面,自己第一次和そらるさん有了交集,虽然很被动就是了。
就在他走神的时候,まふまふ撞到人了,他抬头想道歉的时候,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啊!

是そらる。

完了,被发现了。

まふまふ道歉的话语已经溜到喉咙即将要吐出来,却被そらる一句话塞了回去。

“你能不能走快点?我都故意放慢速度等你,你都不跟上来,在后面当个跟踪狂到底算什么啊。”

“你再不走快点,我以后就不等你了。”


03.

那天是そらる和まふまふ关系的转折点。

从まふまふ小跑着追上了そらる那一刻起,まふまふ觉得他和自己喜欢的人的关系有了新的进展。阳光把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距离似乎又那么近,まふまふ故意靠近一些そらる,他们的影子有点重叠在一块,まふまふ甚至为了这点事高兴了一整晚。

真是幼稚啊,这个家伙。

第二天两人依旧不平不淡地相处,偶尔说一两句话,但是まふまふ已经很满足了。

毕竟现在そらる放学之后的时间是まふまふ的,まふまふ有好好享用它的权利。

“そらるさん我想要午睡……能拜托你在老师来的时候叫醒我吗?”

“好。”

中午的课室很安静,除了窗外时不时传进来的吹动树叶的沙沙声,剩下能听见的就只有一小部分正在午睡同学的呼吸声。

そらる也算是看了挺久的书,他揉揉自己眼睛的两侧,本来想看看窗外的绿色植物,但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まふまふ身上。
そらる的手随意搭在课桌上,和まふまふ手掌的距离近的有些过分,他往左边挪了挪,在细碎光驳之中和まふまふ手掌映在桌面上的影子重叠了。

阿,是和まふまふ上一次那一模一样的幼稚的举动。

そらる别过脸,他捧起桌角乘着温水的被子,另一只手更加和まふまふ的手掌拉近了距离,很快便碰在了一起。
曾经有心理学家说过,一个人当对一件事情见过1500次之后,大脑就会自动出现判断疲劳,但是尽管まふまふ之前对自己有过1500次的躲避行为,そらる仍然不能把まふまふ这般躲避当作まふまふ给予自己特有的温柔。

そらる放下水杯,轻轻搓揉まふまふ白皙的手指,把这一项举动视作理所当然,随后理直气壮地整只手握了上去。

但是老师在不适合的时间里进教室了,そらる立刻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然后推了推まふまふ:

“快起来,上课了。”

04.

まふまふ喜欢喝牛奶,特别是加了糖的。

他曾经还说过:“我一上历史课就想喝牛奶”“没有甜牛奶的话我会死掉的噢”“牛奶和そらるさん一样重要”诸如此类的蠢话,上一秒他还垂头丧气的,但如果有人端了一杯牛奶给まふまふ,他能开心得跳起来。

“そらるさん……”面前是一杯冒着烟的牛奶,旁边是裹着围巾冷到说话都能有白雾从口里飘出来的まふまふ。そらる向他甩过去一个眼神表示疑问,まふまふ把牛奶往他那边推了推。

“……可以拜托你帮我试一试这个温度吗?”

“我不喜欢甜的东西。”

“そらるさん尽管放心,顾虑到你不喜欢吃甜食的问题我现在还没有加糖。”

大概是被まふまふ的眼神盯的发毛了,そらる不情不愿地拿起まふまふ的被子,下唇抵着杯口啜饮一小口。温度刚好,そらる觉得自己的身子都暖了起来。他把杯子递给まふまふ,习惯性地把杯子转到自己没有喝过的那一边。

まふまふ拿出自己装着砂糖的玻璃罐子,往那杯温牛奶里面加了好几勺糖,充分搅拌均匀后,他才小心翼翼的捧起杯子。

そらる注意到,まふまふ把杯子转回原来那个位置,他的嘴唇刚刚好和そらる嘴唇触碰过的那块地方碰上了。

不自觉地,そらる的脸烧了起来。

05.

看着桌面上摊着的白试卷和灰试卷,上面鲜红的分数像是一把刀戳进まふまふ的心脏里。まふまふ不由得又想起了前几天捧著书本去问そらる问题的场景。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形容词是什么东西啊?”

“就比如说,你很可爱,可爱就是形容词。”

那天まふま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そらる对自己说的话实在是太犯规了,まふまふ想,そらる对自己的温柔绝对有超过1500次,那么自己是否能把对方的举动判定为是和自己那份感情同等性质的“喜欢。”


“そらるさん、我是不是很笨啊”

まふまふ趴在桌子上,看着そらる的眼神满满溢出来的都是失落。そらる什么都没说,帮まふまふ把试卷整理好之后顺带把自己的笔记本和试卷递给まふまふ作为参考,内心里却不止一次腹诽道:“对啊,你真的很笨。”

如果你不笨的话,怎么会还不知道我喜欢你啊。

06.

まふまふ想告白,可是他又不敢。和そらる的关系说是朋友,但是朋友那里有像他门两个这样这么亲密的,说是恋人吧,まふまふ连そらる喜欢不喜欢自己都还不知道呢。

临近期末考试,学校放学的时间越来越晚,这天两人回家的时候,天已经全部黑掉了。まふまふ抬头看天上的飘雪,有的落在自己的脸颊上融化进皮肤里凉凉的,まふまふ不禁打了个喷嚏。

他今天意外的很安静,没有像平时那样叽叽喳喳的,也没有缠着そらる让他听自己编故事,そらる觉得有点奇怪,当他走到自己家门口的台阶上的时候,忍不住喊住了准备回家的まふまふ。

“まふまふ。”

“嗯?”

“你好像有话要说,对吧?”

まふまふ愣住了。

“你那天故意把杯子口转过来,我看到了。而且每次你叫我试牛奶的时候,温度都刚刚好,这绝对不会是巧合。”

说什么想让そらる给自己试温,只不过是出于本能想把喜欢吃的东西第一口让给喜欢的人吃罢了。

“……那天そらるさん你偷偷牵我的手,我也知道。”

まふまふ的脸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太冷还是因为害羞而变得通红,そらる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最终还是そらる打破了沉寂。

“所以まふまふ,你……”

彷佛是被无形的丝线牵制住了一样,まふまふ的腿不受控制地向前迈开,摆在白雪上留下浅浅的痕迹。

月光下的そらる和まふまふ的影子靠的很近,在某个角度看两人似乎在亲吻一样,まふまふ始终没有说出:“我喜欢你”这句话,反倒是身体比语言现行一步。

まふまふ踮起脚,彷佛是配合自己的影子一样,他亲吻了そらる的唇瓣———尽管只是轻轻滑过而已。
そらる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まふまふ已经捂着红的滴血的脸颊跑走了。


明天上学的时候可以和まふまふ牵手了吧,そらる这么想着往家走,却不小心被台阶绊了一下。

自己和まふまふ一样,果然都是个笨蛋啊。

Fin .

一个学期结束啦!故事里的素材都来自我身边的一点琐事,还有从书记看到的,我要特别感谢坐在我旁边的两位男孩子,他们两个天天放闪,太刺眼了()

新的学期要更加努力噢!

评论 ( 19 )
热度 ( 372 )

© 花茶肚子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