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そらまふ/soramafu 】Day after day.


1.

"東西都帶齊了嗎。"


最終還是そらる打破了沈默。他伸手把圍在まふまふ脖子上的天空色的圍巾打理好,像個老媽子一樣囑咐他。

"好好照顧自己,不要生病了,有什麼事解決不了的別自己一個人扛著,可以打電話拜託天月くん和歌詞くん,他們和你住的近。還有…………"


"好啦好啦そらるさん、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そらるさん這麼親心真像我的媽媽。"

"那還不是你這傢伙,總是讓我操心。"そらる伸出手指彈了彈他的額頭,同時,列車駛進了站台,まふまふ得走了。

"我得走了,そらるさん、再見!"


他提著他的行李走上了車,在車門口停頓了一會之後轉過身去看著依舊佇立在原地的そらる,把自己脖子上的圍巾往下拉了拉微笑著對他說道。


"…………我愛你。"


2.

分隔兩地的戀愛無論對於誰來說都是非常痛苦的,勞累了一天之後回到空蕩蕩的家,不能隨時向戀人撒嬌,也不能和戀人親暱,只能一個人癱在床上,那樣的日子難免是難以入眠。



まふまふ也不例外。

今天他也一樣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自己的家裡,抱著晴天娃娃窩在沙發上休息了好一會。他剛想去廚房熱點飯菜吃的時候,天月卻打來了電話。

"まふくん、你出來和我和歌詞くん一起吃個飯怎麼樣!"


天月的聲音總是那麼元氣滿滿地,讓人難以拒絕他呀。於是まふまふ答應了他的請求。在電話的那頭都能感覺到天月的欣喜。

他很快就到了餐館,和兩人一起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坐下。這家餐館的環境很好,而且也剛好在城市廣場里最好的位置,能在這裡找到位置吃飯真是不容易。


"天月くん、你嘗一下這個!"

歌詞夾起了一塊冬菇舉到了天月面前晃晃,想逗小孩子一樣。天月想開口想把冬菇吃到口裡可是卻撲了個空,倒是歌詞把冬菇吃下去了。


"啊,啊,歌詞くん好過分。"

天月卻一邊笑著一邊繼續吃自己碗里的飯菜,歌詞最後還是再夾了一塊冬菇送到了天月的嘴巴里。


"你們關係真好呢!"

看著兩人打打鬧鬧久不吭聲的まふまふ突然笑著說了出來,天月把嘴裡的冬菇嚼了嚼咽下去之後鄭重其事地說:"まふくん、如果你一個人住覺得孤獨的話,可以經常來我們家玩噢,我們隨時歡迎你!!"


歌詞也笑著點了點頭,まふまふ覺得自己心裡暖暖的,因為他自己有這麼溫柔的朋友。他吸了吸鼻子繼續吃飯,也不忘回答他們。


"那真的太謝謝你們啦!"


3.

因為工作上的糾紛,まふまふ被人打了。

臉頰上多了很大一塊淤青,額頭也被打破了還在淌血,手臂上,腿上也都是傷。不巧的是,這時門鈴響了。這麼狼狽的模樣まふまふ不想讓任何人看到。他剛剛打開門,立刻就後悔了。


門外的那個人是自己現在最不想看到的。


そらる。

そらる看到まふまふ這副模樣嚇了一大跳。他二話不說就抓著まふまふ的手進了他的家,關上門之後倒處翻藥箱。

"你這怎麼搞的。"

"啊………………不小心從樓梯上摔下去了。"

從樓梯上摔下去能搞成這個樣子,真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嗎?そらる努力克制住自己內心的憤怒一邊給まふまふ上藥,戀人這般淒慘的樣子讓自己很是心疼。そらる用指腹摩挲著まふまふ沒有被打的另一邊臉,動作輕柔的讓まふまふ想哭。

往往就是那樣的,まふまふ這些日子以來一直壓抑在心裡的悲傷一下子全部爆發出來。他開始放聲大哭。


そらる什麼也沒有說,他只是摟著自己的戀人任由他靠在自己懷裡哭泣,一下一下拍著他的背時不時說出幾句安慰的話語。


そらる何嘗又不心疼呢?

他簡直想把那些將自己戀人欺凌成這個樣子的傢伙揪出來狠狠地教訓一頓。可是他又有什麼辦法這麼做。

懷裡的小傢伙哭著哭著睡著了。望著他的睡顏,還有臉上的傷口,そらる也哭了。

輕輕地,輕輕的。

為了不讓他發現。


4.

第二天醒來之後,まふまふ發現身邊的そらる不見了。"也許是回去了吧?雖然自己請了假但是他今天也要工作啊。"まふまふ喃喃自語地下床找拖鞋,身上那幾塊淤青開始隱隱發疼。他捂著手臂踉踉蹌蹌地往廚房走,卻發現桌子上那個人已經為自己做好早餐了。

まふまふ把壓在碗底的小紙條抽出來,看完了紙條之後才知道原來そらる只是出門了。まふまふ吃完早餐後就坐在餐桌上發呆,就這樣一直到中午そらる才回來。

"久等了,我現在就去做中午飯。"

そらる提著兩袋子的東西然後用腳把門關上。跟まふまふ打了聲招呼之後徑直走進廚房。まふまふ也跟著他進了去。

"そらるさん今天不去工作嗎?"

"我請了假。"そらる一邊切菜一邊回答まふまふ的問題。"但是你這個樣子,我恐怕要多留幾天。"

"そらるさん不用這麼操心我,下次我小心一點就行了…。"


まふまふ從冰箱里把那罐果汁拿出來拉開拉環低頭啜飲著,嘟嘟囔囔小聲對著そらる這麼說道。


可是そらる接下來的問題是まふまふ最不想聽見的,就像是突如其來的炸彈,躲也躲不開,也不知道怎麼應付。


"現在你願意說了嗎,你是被誰打成這樣的。"


"そらるさん,我都說了是從樓梯上摔下來的。"


そらる停下了切菜的動作,轉過頭去看著把臉埋的低低的まふまふ。"少來了,哪有人從樓梯上摔下來能摔成這樣,真當我什麼都不懂。"



そらる知道,まふまふ體質弱,平時也沒多做運動。看上去就是弱不禁風的樣子,而且在群體中屬於那種不討喜的類型。再說了,まふまふ家住在一樓,而且據そらる所知,まふまふ幾乎沒什麼朋友,沒事他上樓梯幹什麼。


まふまふ還是啜飲著,什麼都沒說。兩個人就這麼靜默了很久。まふまふ突然放下了手中的易拉罐,過去從後面環抱住そらる。そらる也就那樣任由他抱著自己,他覺得自己後背的衣衫被潤濕了。


5.

和そらる待的時間雖然短,可是那幾天是まふまふ離開そらる這麼久以來最幸福的時光。雖然哪裡都沒去,但是まふまふ很是享受那段時光。

可是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很快,そらる要回去繼續自己的工作了。這回是輪到まふまふ送そらる、多多少少終於體會到そらる當初的苦楚和不捨。

"不要再被人欺負了。"

在上車之前的那句話是這樣的,然後そらる從他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個藍色的帶著兔子印花的護身符遞給まふまふ。

"そらるさん…………?"


"拿著,我不希望下次再見到受傷的你。"

まふまふ忍不住笑出來了,他接過護身符撲哧地笑著拍了拍そらる的肩膀催促著そらる快些上車。そらる踏進車廂的那一刻,車門剛好關上了。他對著玻璃窗外的まふまふ做了個口型,まふまふ一下子就臉紅了。


他知道他想說的是。


───我愛你。


6.

買到了情人節之前的車票,まふまふ想在情人節那天突然出現在そらる面前給他驚喜的,於是他一路上都在激動著,想快些見到そらる。

擁抱和親吻是必不可少的,還有相擁而眠和同床共枕也是。光是想想就很期待了。和久別的戀人見面這件事,誰不會開心呢。

但是,そらる卻是那樣的不留情面。

まふまふ滿心歡喜地按响门铃时,看到的却是疲惫不堪的そらる。

"そらる...さん?"

そらる沒有回應まふまふ的話,他只是打開了門然後自己回到了臥室。まふまふ帶上門也跟著去了そらる的臥室。

"そらるさん、今天是情人節哦!"まふまふ不打算拐彎抹角,他趴在床沿戳了戳そらる的臉頰。

"嗯,但我只想睡覺。"

連續工作了兩天兩夜的そらる很累,甚至連戀人到了他家想和他一起慶祝情人節他都要拒絕。結果是まふまふ坐在そらる床沿邊盯著他看了一整天,まふまふ覺得心好酸。

到了晚上9點,そらる醒了。まふまふ拍著被子問睡的迷迷糊糊的そらる:"現在可以慶祝情人節了嗎?"

"為什麼要慶祝。"

そらる的這句話就像是千斤的石頭,重重地壓在了まふまふ的心口。本來對於上司說要趕班工作這個命令就很不滿,再加上最近發生的很多不愉快的事情讓そらる的情緒很糟糕。正想自己好好清淨的時候突然戀人又來找自己,そらる的惡質導致自己把氣全部都撒在了まふまふ身上。


"そらるさん.....我們不是..."

"我們是戀人沒錯,但是誰說一定要搞這些有的沒有的東西?這麼做簡直就是浪費時間。"

"我不是就想跟そらるさん……"

"我知道你想幹什麼,但是如果放在現在的話,我很忙很抱歉,我沒有辦法滿足你的請求。你也趕快回去吧,明天你也要上班不是嗎?"


そらる竭盡全力用雲淡風輕的語氣和まふまふ說話,但是まふまふ卻是那樣的不懂得看臉色。 所以那天晚上,他和そらる吵了一架。


最後是他抽抽嗒嗒地搭著末班車回家的。雖然是哭得很傷心,可是沒人安慰他。


7.

已經有兩個星期了,和そらる的冷戰有兩個星期了。 這兩個星期里,まふまふ一條短信,一通電話都沒有給過そらる,而そらる也不主動給他發信息。

兩個人的關係就一直這樣僵持著。


不久之後的一個早晨,まふまふ醒來的時候覺得自己的腦袋很重。他強硬著支撐坐了起來,連拖鞋也沒有穿就走了出臥室想拿水喝。可是暈乎乎的他看什麼都看不清。自己不會是發燒了吧?他摸索著找到了電話想要打電話給天月讓他帶自己去醫院看病,可是卻下意識的撥通了そらる的電話。

他閉上眼睛連電話號碼都沒有檢查,突如其來的高燒使得他的腦子遲鈍了不少,當他聽到電話那頭傳來そらる慵懶的聲調時,頭腦一熱。

"怎麼了?"

像是以前一樣溫柔的聲音,まふまふ的殘留的一絲理智瞬間崩潰了。他的眼睛損失了,軟綿綿又沒有力氣的聲音傳過去了電話的另一端,聽得そらる心酸慚愧。

".....そらるさん、我好想你…………"

-

まふまふ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卻發現他處在一個充盈刺鼻氣味的地方。但是自己的頭沒有那麼暈了。他眯著眼睛打量了一下四周。

"-你醒了?"

一隻溫暖的手掌覆上了まふまふ的額頭,まふまふ不用想也知道是誰,他點點頭看著そらる。そらる的手順著まふまふ的臉頰滑落下來,最終停留在一處輕輕摩挲,まふまふ也很配合地側了側腦袋輕輕蹭他的手掌。

"そらるさん,你怎麼來了?"

まふまふ眯著眼睛把臉埋在他的手掌里,暖暖的溫度讓自己很安心。看著這般可愛的戀人,そらる忍不住笑了。

"你說想我,所以我就來了。"

"可是我這次看到的,竟然是發著高燒的你。"

"你啊,總是讓我操心。"

そらる托著まふまふ的肩膀讓他坐起來,順手把他背後的兩個枕頭墊起來讓他靠舒服一點。

"有感覺好一點嗎?"


因為你在身邊,所以我感覺好很多啦。まふまふ想這麼說,不過他覺得很羞恥卻硬生生把話咽了回去。他瞅著そらる點點頭,他的眼神把そらる的心都要融化了。他摸了摸鼻子坐在床沿邊。

"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嗯…………還有那天的事情,真的對不起。"

"沒關係的,我已經不生氣啦。"

"那就好,還有…。"そらる伸出手捧著まふまふ的臉,往前湊了湊在他唇瓣上留下了一個淺淺的吻,看著他逐漸紅起來的臉,そらる笑了。"就連生病都在想著我、我很開心。"

8.

まふまふ病好了,そらる也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崗位。兩個人都忙碌起來了,因此除了每天一通的電話之外,什麼聯繫都沒有了。

まふまふ意外的很早結束了工作,於是天月約他到自己家喝酒。

まふまふ本來就是不勝酒力的人,在喝完第二罐的時候まふまふ已經有點搖搖欲墜了。天月想攔著他不讓他喝,可是卻根本沒有辦法。彷彿是打開了什麼不得了的開關,まふまふ完全醉了。

"そらるさん…?"

まふまふ紅著臉攀著天月的的衣服仰起臉,天月根本是措手不及的,還好今天歌詞加班不然他不知道該怎麼跟歌詞解釋。他扶著まふまふ的肩膀讓他和自己保持距離,可是まふまふ卻硬是湊了上去蹭天月的下巴。

"そらるさん、そらるさん………………"

"冷靜點まふくん!我是天月!!"

更令天月措手不及的是,まふまふ居然哭了。他抽抽嗒嗒地抹著眼淚,天月開始慌了。他拍了拍まふまふ的後背不知道怎麼安慰他好。

"まふくん不哭,不哭……"

天月當然知道まふまふ的苦楚,但是他不曉得そらる知不知道。他一下一下撫摸まふまふ的頭髮,像是給小動物順毛一樣,直到まふまふ完全睡著。


9.

今天也是晴朗的一天。

まふまふ所在的公司結束了忙碌的時期,所有員工都歡欣鼓舞著約定放假的時候去哪裡玩,まふまふ因為人際的原因而選擇一個人悶在家。

まふまふ有很多習慣,當沒人的時候,他最喜歡抱著てる坐在陽台的 搖椅上曬曬太陽或者是看著樓下熱鬧的人流。他覺得那樣很有趣。在家裡沒有什麼事乾,於是他便一如既往地坐在搖椅上發呆。

まふまふ不是什麼有安全感的人,但是溫暖能夠給他帶去安全感。そらる的懷抱很溫暖,被窩也很溫暖,但是被窩卻遠遠不及そらる。

就這麼一下,一下地搖著,まふまふ開始打起了瞌睡。突然叮咚一聲門鈴響了,まふまふ立即清醒了,然後揉著眼睛走過去開門。

打開門的時候,まふまふ是驚喜的。因為他日思夜想的そらる正站在他的面前,而且他旁邊帶著一個行李箱。

"そらるさん……你怎麼……?"

"我在你這附近重新找了份工作。本來想全部搞好之後再過來找你的、但是果然沒忍住啊……。"

そらる不好意思地撓了撓後腦勺,然後拉起行李箱半開玩笑地。"真的打算讓我一直站在這裡嗎?"

まふまふ此刻已經淚流滿面。

他撲過去摟住了そらる的脖子,斷斷續續地說出了自己最想說的話。

"歡迎回來.そらるさん。"

10.

當清晨的第一縷刺眼的陽光照到まふまふ的被子上時,そらる翻了個身想替まふまふ擋住陽光。本來以為自己的動作能完美無暇的可是卻因為力度控制地不好,まふまふ睜開了眼睛。

"繼續睡會吧?"

睡得迷迷糊糊的まふまふ甚是可愛,還沒完全張開的眼睛就已經能看到裡面紅撲撲的瞳仁。他就像一隻小奶貓,湊過去蹭蹭そらる的臉頰發出舒服的悶哼聲。

そらる則是配合的側過腦袋,吻了吻他的臉頰。

"早上好。"

他溫柔的聲音是まふまふ幸福生活的開始。

今天又是嶄新的一天。




评论 ( 12 )
热度 ( 275 )

© 花茶肚子饿 | Powered by LOFTER